第八十三回  三大师收狮象犼

 

 



  诗曰:

  一钩明月半轮秋,三点如星仔细求。
  狮象有名缘相立,慈航无着借形修。
  朝元最忌贪嗔败,脱骨须知挂碍仇。
  总为诸仙逢杀劫,披毛带角尽皆休。

  话说准提道人命水火童子:“将六根清静竹,来钓鱼鰲。”童子向空中将竹枝垂下,那竹枝就有无限光华异彩,裹住了乌云仙;乌云仙此时难逃现身之厄。准提叫曰:“乌云仙,你此时不现原形,更待何时!”只见乌云仙把头摇了一摇,化作一个金须鰲鱼,剪尾摇头,上了钓竿。童子上前,按住了乌云仙的头,将身骑上鰲鱼背上,径往西方八德池中受享极乐之福去了。正是:

  八德池中闲戏耍,金莲为伴任逍遥。

  话说准提道人收了金鰲,赶至万仙阵前。通天教主看见准提,怒冲面上,眼角俱红,大呼曰:“准提道人,你今日又来会吾此阵,吾决不与你干休!”准提道人曰:“乌云仙与吾有缘,被吾用六根清净竹钓去西方八德池边,自在逍遥,无罣无碍,真强如你在此红尘中扰攘也。”通天教主听罢大怒,正欲与准提厮杀,只听得太极阵中一人作歌而出,歌曰:

  大道非凡道,玄中玄更玄。

  谁能参悟透,咫尺见先天。

  话说太极阵中虬首仙提剑而出:“谁人敢进吾阵中来,共决雌雄?”准提道人曰:“文殊广法天尊,借你去会此位有缘之客。”准提道人把文殊广法天尊顶上一指,泥丸复开,三光迸出,瑞气盘旋。凶始天尊递一幡与文殊,名曰盘古幡,“可破此太极阵。”文殊广法天尊接幡作偈而出,偈曰:

  混元一气此为先,万劫修持合太玄。
  莫道此中多变化,汞铅消尽福无边。

  文殊广法天尊歌罢,虬首仙大呼曰:“今日之功,各显其教,不必多言!”仗手中剑砍来。文殊广法天尊手中剑急架相还。未及数合,虬首仙便往阵中而去。文殊广法天尊纵步赶来。虬首仙进阵,便祭起符印,只见阵中如铁壁铜墙一般,兵刃如山。文殊广法天尊将盘古幡展动,镇往了太极阵,广法天尊现出一法身来。怎见得,有赞为证:

  面如蓝靛,赤发红髯。浑身上五彩呈祥,遍体内金光拥护。降魔杵滚滚红焰飞来;金莲边腾腾霞光乱舞。正是:太极阵中皈依大法现威光,朵朵祥云笼八面。

  虬首仙见广法天尊现出一位化身,甚是奇异,只见香风缥缈,璎珞缠身,莲花托足。虬首仙无法可治,正欲回避;文殊忙将捆妖绳祭起,命黄巾力士:“拿去芦篷下,听候发落。”广法天尊收了法像,徐徐出阵,上篷来见元始,曰:“弟子已破太极阵矣。”元始命南极仙翁:“去芦篷下,将虬首仙打出原身。”仙翁领命至篷下,见虬首仙缚住一团。南极仙翁对虬首仙口中念念有词,道声:“疾!还不速现原形,更待何时!”只见虬首仙把头摇了两摇,就地一滚,乃是一个青毛狮子,翦尾摇头,甚是雄伟。南极仙翁回复元始天尊命令。元始分付:“就命广法天尊坐骑,仍于项下挂一牌,上书虬首仙名讳。”次日,老子与元始亲临阵前,问:“通天教主何在?”左右报与通天教主,径出阵前,老子命文殊骑了青狮至前面,老子指与通天教主看,曰:“你的门下,长有此等之物,你还要自逞道德清高,真是可笑!”就把个通天教主羞红满面,大怒曰:“你再敢破吾两义阵么?”老子尚未及回言,只见两仪阵内灵牙仙大呼而出曰:“谁敢来破吾两仪阵么?”正是:

  袖里乾坤翻上下,两仪阵内定高低。

  灵牙仙径出阵来,问:“谁敢来见吾此阵?”元始命普贤真人曰:“你去破此阵走一遭。”遂将太极符印付与普贤真人。真人至阵前曰:“灵牙仙,你若行成形,为何不守本分,又来多此一番事也。只怕你咫尺间现了原形,那时悔之晚矣。”灵牙仙大怒,仗二剑飞来直取。普贤真人仗手中剑火速忙迎。未及数合,灵牙仙便往两仪阵中而去;普贤真人赶入阵内。灵牙仙祭动两仪妙用,逞截教玄功,发动雷声,来困普贤真人。只见普贤真人泥丸宫现出化身,甚是凶恶。怎见得,有赞为证:

  面如紫枣,巨口獠牙。霎时间红云笼顶上,一会家瑞彩罩金身。璎珞垂珠挂遍体,莲花托足起祥云。三首六臂持利器,手内降魔杵一根。正是:有福西方成正果,真人今日已完成。

  话说普贤真人现出法身,镇住灵牙仙,仍用长虹索,命黄巾力士:“将灵牙仙拿去芦篷下,听候指挥。”普贤真人破了两仪阵,径至芦篷上,参见老子。老子命南极仙翁:“速现灵牙仙原身。”南极仙翁领令,将三宝玉如意把灵牙仙连击数下。灵牙仙就地一滚,现出原形,乃是一只白象。老子分付:“将白象颈上也挂一牌,上书灵牙仙名讳,与普贤真人为坐骑。”复至阵前。通天教主见青狮在左,白象在右,不觉大怒,正欲上前,只见四象阵中金光仙大呼曰:“阐教门人不要逞强,吾来也!”乃作歌而出,歌曰:

  妙法广无边,身心合汞铅。今领四象阵,道术岂多言。
  二指降龙虎,双眸运大玄。谁人来会我,方是大罗仙。

  元始见金光仙出得四象阵来,勇猛莫敌,忙分付慈航道人曰:“你将如意执定,进四象阵去,直须……如此如此,就变化无穷,何愁此阵不破也;此是你有缘之骑。”慈航道人作歌而出,歌曰:

  普陀崖下有名声,了劫归根返玉京。
  今日已完收四象,梦魂犹自怕临兵。

  慈航歌罢,金光仙跃身而出,大呼曰:“慈航道人,你口出大言,肆行无忌,好个‘今日已完收四象’,只怕你死于目前!不要走,正要拿你!”仗手中剑飞来直取,慈航道人手中剑急架忙迎。未及三合,金光仙便入四象阵去了。慈航赶入阵中。金光仙将四象阵符印发开,内有无穷法宝,来治慈航道人。正是:

  四象阵遇金毛犼,潮音洞里听谈经。

  话说慈航道人见四象阵中变化无穷,忙将头上一拍,有一朵庆云笼罩,盖住顶上,只听得一声雷响,现出一位化身,怎见得:

  面如傅粉,三首六臂。二目中火光焰里见金龙;两耳内朵朵金连生瑞彩。足踏金鰲,霭霭祥云千万道;手中托杵,巍巍紫气彻青霄。三宝如意擎在手,长毫光灿灿;杨柳在肘后,有瑞气腾腾。正是:普陀妙法庄严,方显慈航道行。

  且说金光仙看见阐教内门人这等化身,自叹曰:“真好一个玉虚门下,果然气宇不同!”欲待逃回,早已被慈航道人祭起三宝玉如意,命黄巾力士:“把此物拿去篷下,听候发落。”少时,力士平空把金光仙拿到芦篷下。南极仙翁在篷下等候,忽见空中丢下金光仙来,南极仙翁见金光仙跌下篷来,遵老子命令,将金光仙颈上连拍几下:“这业障还不速现原形,更待何时!”金光仙情知不能逃脱,就地一滚,现出原形,乃是一只金毛犼。仙翁至芦篷回覆法旨。元始分付:“也与他颈上挂一牌,书金光仙名讳,就与慈航为坐骑。”仙翁一一如命施为。慈航骑了,复出阵前。此乃是三大师收伏狮、象、犼;后兴释门,成于佛教,为文殊、普贤、观音,是三位大士;此是后话,表过不题。且说通天教主见如此光景,心中大怒,方欲仗剑前来,以决雌雄,忽听得后面一门人大呼曰:“老师不要动怒,吾来也!”通天教主观之,乃是龟灵圣母,身穿大红八卦衣,仗手中宝剑,作歌而来,歌曰:

  炎帝修成大道通,胸藏万象妙无穷。
  碧游宫内传真诀,特向红尘西破戎。

  只见龟灵圣母欲来拿广成子报仇,这壁厢有惧留孙迎上前来曰:“那业障慢来!”老子、元始、准提道人三位教主是慧眼,看见龟灵圣母行相,元始笑曰:“二位道兄,似这样东西,如何也要成正果,真个好笑!”──你道他如何出身,有赞为证:

  根源出处号帮泥,水底增光独显威。
  世隐能知天地性,灵惺偏晓鬼神机。
  藏身一缩无头尾,展足能行即自飞。
  苍颉造字须成体,卜筮先知伴仗羲。
  穿萍透荇千般俏,戏水翻波把浪吹。
  条条金线穿成甲,点点装成玳瑁齐,
  九宫八卦生成定,散碎铺遮绿羽衣。
  生来好勇龙王幸,死后还驼三教碑。
  要知此物名何姓,炎帝得道母乌龟。

  且说龟灵圣母仗剑出来,与惧留孙大战,未及三五合,急祭起日月珠打来。惧留孙不识此宝,不敢招架,转身往西而败走。通天教主大呼曰:“速将惧留孙拿来!”龟灵圣母飞赶前来。惧留孙乃是西方有缘之客,久后入于释教,大阐佛法,兴于西汉。正往西上逃走,只见迎头来了一人,头挽双髻,身穿水合道袍,徐徐而来,让过惧留孙,阻住龟灵圣母,大呼曰:“不要赶吾道友。你既修成人体,礼当守分安居,如何肆志乱行,作此业障。若不听吾之言,那时追悔何及!你可速回,吾乃西方教主,大展沙门,今来特遇有缘,非是无端惹事。正是:

  若是有缘当早会,同上西方极乐天。”

  龟灵圣母大呼曰:“你是西方客,当守你巢穴,如何敢在此妖言乱语,感吾清听!”也不及交手,急祭日月珠劈面打来。接引道人指上放一白毫光,光上生一朵青莲,托住此珠。西方教主曰:“青莲托此物,众生那得知。”龟灵圣母原非根深行满之辈,不知进退,依旧用此珠打来。接引道人曰:“既到此间,也免不得行此红尘之事;非是我不慈悲,乃是气数使然,我也难为自主。我且将此宝祭起,看他如何。”西方教主将念珠祭起,龟灵圣母一见,躲身不及,那念珠落下,正打在龟灵圣母背上,压倒在地,现出原身,乃是一个大龟,只见压得头足齐出。惧留孙方欲仗剑斩之,西方教主急止之曰:“道友不可杀他,若动此念,转劫难完,相报不已。”教主呼:“童子在那里?”西方教主言未毕,只见一童走至面前,西方教主曰:“我同此位道友去会有缘之客;你可将此畜收之。”接引道人同惧留孙赴芦篷来。不表。

  且说西方白莲童子将一小小包儿打开,欲收龟灵圣母,不意走出一件好东西,甚是利害,声音细细,映日飞来。怎见得,有诗为证:

  声若轰雷嘴若针,穿衾度幔更难禁。
  贪餐血食侵人体,畏避烟熏集茂林。
  炎热愈威偏聒噪,寒风才动便无情。
  龟灵圣母因逢劫,难免群锋若聚簪。

  话说白莲童子打开包裹,放出蚊虫,那蚊虫闻得血腥气,俱来叮在龟灵圣母头足之上,及至赶打,如何赶得彻,未曾赶得这里,那里又宿满了。不一时,把龟灵圣母吸成空壳。白莲童子急至收时,他也自四散飞去,一翅飞往西方,把十二品莲台食了三品。后来西方教主破了万仙阵回来,方能收住,已是少了三品莲台,追悔无及。正是:

  九品莲台登彼岸,千年之后有沙门。

  不表蚊虫之事,且说西方教主同惧留孙来至万仙阵前,见了紫雾红云,黄光缭绕,有准提道人见师兄来至,老子与元始忙迎上前,打稽首曰:“道友请了!”对面通天教主看见,大呼曰:“接引道人,你前番可恶,破吾诛仙阵;今又来此!吾与你见个高下!”道罢,把奎牛催开,用剑来取。西方教主也不动手,只见泥丸宫舍利子升起三颗,或上或下,反覆翻腾,遍地俱是金光。通天教主宝剑架隔,不能近身。通天教主大怒,复用渔鼓打来。准提用手一指,一朵金莲架住,亦不能近身。老子与元始请曰:“二位道兄暂回,今日且不要与他较量。”赤精子听罢,忙鸣金钟;广成子又击玉磬。四位教主皆回。通天教主又不能阻拦,心中大怒,曰:“今日且让他暂加,明日决要会你等,以见高下!”老子曰:“你且回去,不要性急。”

  只见四位教主回至芦篷上坐下,元始曰:“二位道兄此来共佐周室,若明日破阵,必尽除此教,以绝彼之虚妄。只是难为后来访道修真之人,绝此一种耳。”接引道人曰:“贫道此来,单只为渡有缘之客。据吾观,万仙阵中邪者多而正者少,没奈何,只得随缘相得,不敢勉强耳。”老子曰:“吾等门人今已满戒,明日速破此阵,让他早早返本还元,以全此辈根行,也不失我等解脱一场。”元始承命姜尚过来,何曰:“前日破诛仙阵,那四口宝剑在否?”子牙曰:“此剑俱在弟子处。”元始曰:“取来。”子牙随取出四口剑献上元始,乃“诛”、“戮”、“陷”、“绝”之剑。元始乃命广成子、赤精子、玉鼎真人、道行天尊四人过来。分付曰:“你四人但看明日吾等进阵之时,阵里面八卦台前有一座宝塔升起,你四个先冲进重围之中,祭起此剑。原是他的宝剑,还绝他的门人,非吾等故作此恶业也。”又谓子牙曰:“明日会阵之际,但凡吾门下见者,皆可进阵,以完劫数。”子牙领了法旨,来到芦篷下,分付众门人曰:“明日共破万仙阵,尔等俱入阵中,各见雌雄,以完劫数。”众门人听说,喜不自胜。不表。

  且说潼关众将听得破万仙阵,俱在关内,一个个心痒难抓,恨不得也来看看。内有洪锦与龙吉公主曰:“我也是截教,况你又是瑶池仙子,理会去会万仙阵,如何在此不行?”龙吉公主曰:“我们明日去无妨。”夫妻计议停当。次日,来见武王曰:“臣辞大王,要去会万仙陆,以完劫数,特听姜元帅调遣。”武王曰:“卿去固好,当佐相父破敌也。”武王大喜,奉酒饯行。洪锦夫妇告别起行。也是合该如此。正是:

  万仙阵内夫妻绝,天数安排不得差。

  且说元始次日下篷,分付众门人,鸣动金钟、玉磬。三教圣人率诸门人共破万仙阵。只见通天教主分付长耳定光仙曰:“但吾与你师伯共西方二位道人会战,吾叫你将六魂幡磨动,你可将幡磨动,不得有误!”长耳定光仙曰:“弟子知道。”通天教主打点会战。且说长耳定光仙自思:“我前只见师伯左右门人,总共十二代弟子,俱是道德之士;昨日又见西方教主,三颗舍利子顶上光华,真是道法无边。”先自有三分退诿。正是:

  从来心上修仙道,邪正方知成大宗。

  话说通天教主至阵前,见老子、元始四人一至,大呼曰:“今日定要与你等见个高低,断不草率干休!”话犹未了,只见洪锦走马至阵前,与龙吉公主也不听约束,举刀刃直冲杀过去。子牙拦阻不住。看官:此正是这二位星官该绝于此,天数使然,故不由分说,直杀过去耳。洪锦把刀一摆,两骑马冲进阵中。万仙阵不曾提防有此冲突之患,被龙吉公主祭起瑶池内白光剑,伤了数位仙家。夫妻二人正冲杀间,只见乱腾腾杀气迷空,黑霭霭阴风晦昼,正遇金灵圣母在七香车上布阵,忽报:“龙吉人主冲进阵来。”金灵圣母急下车看时,公主已杀至面前。圣母绰步,提飞金剑抵敌。未及数合,圣母祭起四象塔打来。公主不知此宝,躲不及,一塔正打中顶上,跌下马来,被众仙杀之。洪锦见公主已绝,大叫一声:“休伤吾公主!”把刀来取圣母。圣母又祭起龙虎如意,正中洪锦顶上。可怜!自归周土,屡得奇功,今日夫妻阵亡,以报武王。二位清魂俱往封神台去了。元始正欲与通天教主答话,只见洪锦夫妻已亡,元始叹谓西方教主曰:“方才绝者乃是瑶池金母之女。天数合该如此,可见非人力所为。”只听得万仙阵门里有一竿翠蓝旗摇,隐隐调出一位道者,乃是按二十八宿之星,正应万仙阵而出。元始见翠蓝旗摇动,来了四位道人,俱穿青色衣。怎见得,有诗为证,诗曰:

  一字青纱脑后飘,道袍水合束丝绦。
  元神一现群龟灭,斩将封为角木蛟。
  九扬纱巾头上盖,腹内玄机无比赛。
  降龙伏虎似平常,斩将封为斗木豸。
  三柳髭须一尺长,炼就三花不老方。
  蓬莱海岛无心恋,斩将封为奎木狼。
  修成道气精光焕,巨口獠牙红发乱。
  碧游宫内有声名,斩将封为井木犴。

  元始又见一声钟响,一杆大红旗摇,又来了四位道人,俱穿大红绛绡衣,好凶恶!怎见得,有诗为证,诗曰:

  碧玉霞冠形容古,双手善把天地补。
  无心访道学长生,斩将封为尾火虎。
  截教传来炼玉枢,玄机两济用工夫。
  丹砂鼎内龙降虎,斩将封为室火猪。
  秘授口诀伏娇邪,顶上灵云天地遮。
  三花聚顶难成就,斩将封为翼火蛇。
  不恋荣华止血修,降龙伏虎任悠游。
  空为数栽丹砂力,斩将封为觜火猴。

  老子见万仙阵中一杆白旗摇动,又言四位道人出来,身穿大白衣,体态凶顽,各有妖氛气概,因谓元始曰:“似这等业障都来枉送性命,你看出来的都是如此之类。”怎见得,有诗为证,诗曰:

  五岳三山任意游,访玄参道守心修。
  空劳炉内金丹汞,斩将封为牛金牛。
  腹内珠玑贯八方,包罗万象道汪洋。
  只因杀戒难逃躲,斩将封为鬼金羊。
  离龙坎虎相匹遇,炼就神丹成不朽。
  无缘顶上现三花,斩将封为娄金狗。
  金丹炼就脱樊笼,五遁三除大道通。
  未灭三尸吞六气,斩将封为亢金龙。

  四位教主又见通天教主把手中剑望东、西、南、北指画,前后又是钟鸣,阵门开处,又有四位道人出来,真好稀奇!有诗为证,诗曰:

  自从修炼玄中妙,不恋金章共紫诰,
  通天教主是吾师,斩将封为箕水豹。
  出世虔诚悟道言,勤修苦行反离魂。
  移山倒海随吾意,斩将封为参水猿。
  箬冠道服性聪敏,炼就白气心无损。

  只因无福了长生,斩将封为轸水蚓。
  五行妙术体全殊,全就玄中自丈夫。
  悟道成仙无造化,斩将封为壁水□。

  元始曰:“此俱是截教门中,并无一人有根行之士,俱是无福修为,该受此劫数也,深为可悲!”又见皁盖幡摇,出来四位道人。怎见得,有诗为证,诗曰:

  跨虎登山观鹤鹿,驱邪捉怪神鬼哭。
  只因无福了仙家,斩将封为女土蝠。
  顶上祥光五彩气,包含万象多伶俐。
  无分无缘成正果,斩将封为胃土雉。
  采炼阴阳有异方,五行攒簇配中黄。
  不归阐教归截教,斩将封为柳土麞。
  赤发红须情性恶,游尽三山并五岳。
  包罗万象枉徒劳,斩将封为氐土狢。

  元始与老子同西方教主共言曰:“你看这些人,有仙之名,无仙之骨,那里做得修行办道之品!”四位教主正谈论之间,只见旗门开处,又来了四位道人。怎见得,有诗为证,诗曰:

  修成大道真潇洒,妙法玄机有真假。
  不能成道却凡尘,斩将封为星日马。
  铁树开花怎得齐,阴神行乐跨虹霓。
  只因无福为仙侣,斩将封为昴日鸡。
  面如蓝靛多威武,赤发金睛恶似虎。
  呼风唤雨不寻常,斩将封为虚日鼠。
  三昧真火空中露,霞光前后生百步。
  万仙阵内逞英雄,斩将封为房日兔。

  话说通天教主在阵中调出第七对来,展一杆素白幡,幡下有四位道者,凶凶恶恶,凛凛赳赳,手提方楞锏出来。怎见得,有诗为证:诗曰:

  道术精奇盖世无,修真炼性握兵符。
  长生妙诀贪尘劫,斩将封为毕月乌。
  发似硃砂脸似靛,浑身上下金光现。
  天机玄妙总休言,斩将封为危月燕。
  面如赤枣落腮胡,撒豆成兵盖世无。
  两足登去如掣电,斩将封为心月狐。
  腹内玄机修二六,炼就阴阳超凡俗。
  谁知五气未朝元,斩将封为张月鹿。

  话说通天教主把九曜二十八宿调将出来,按定方位。只见四七二十八位道者,齐齐整整,左右盘旋,簇拥而出。但见了些飞霞红气,紫电青光,有多少者层层密密,凶凶顽顽,真个是杀气腾腾,愁云惨惨,好生利害!不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