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1870年】烛

 






  从前有一支粗蜡烛。它知道自己的价值。

  “我是用蜡造出来的,”它说。“我能发出强烈的光,而且燃烧的时间也比别的蜡烛长。我应该插在枝形烛架上或银烛台上!”

  “这种生活一定很可爱!”牛油烛说。“我不过是牛油做的一种普通烛,但我常常安慰自己,觉得我总比一枚铜板买来的那种小烛要好些:这种烛只浇了两次蜡,而我却浇了八次才能有这样粗,我感到很满意!当然,出身于蜡是比出身于牛油要好得多,幸运得多,不过一个人在这世界上的地位并不是自己可以主动选择的。你是放在大厅的玻璃枝形烛台上,而我却待在厨房里——不过这也是一个很好的地方,因为全家的饭食就是在这儿做出来的!

  “不过还有一件东西比饭食更重要,”蜡烛说。“社交!请看看社交的光辉和你自己在社交中射出来的光辉吧!今晚有一个舞会,不久我就要和我整个家族去参加了。”

  这话刚刚一说完,所有的蜡烛就都被拿走了,这支牛油烛也一同被拿走了。太太用她细嫩的手亲自拿着它,把它带到厨房里去。这儿有一个小小的孩子提着满满一篮土豆,里面还有两三个苹果,这些东西都是这位好太太送给这个穷孩子的。

  “我的小朋友,还有一支蜡烛送给你,”她说,“你的妈妈坐着工作到夜深,这对她有用!”

  这家的小女儿正站在旁边。当她听到“到夜深”这几个字的时候,就非常高兴地说:“我也要待到夜深!我们将有一个舞会,我将要戴上那个大红蝴蝶结!”

  她的脸上是多么光亮啊!这是因为她感到很高兴的缘故!什么蜡烛也发出孩子两只眼睛里闪射出的光怦!

  “瞧着这副样儿真叫人感到幸福!”牛油烛说,“我永远也忘记不了这副样儿,当然我再也没有机会看见它了!”

  于是它就被放进篮子,盖上了盖。孩子把它带走了。

  “我现在会到什么地方去呢?”牛油烛想。“我将到穷人家里去,可能我连一个铜烛台也没有。但是蜡烛却坐在银烛台上,观看一些大人物。为那些大人物发出光来是多么痛快啊!但我命中注定是牛油,而不是蜡!”

  这样,牛油烛就到穷人家里来了:一个寡妇和三个孩子住在这位富人家对面的一个又矮又小的房间里。

  “那位好太太赠送我们这些好礼物,愿上帝祝福她!”妈妈说,“这根烛真是可爱!它可以一直点到深夜。”

  这支牛油烛就被点着了。

  “呸!呸!”它说,“她拿来点着我的那根火柴,气味真坏透了!在那个富人家里,人们决不会给蜡烛这种待遇的。”

  那里的蜡烛也点起来了。它们的亮光一直射到街上。马车载来许多参加舞会的华贵客人。音乐也奏起来了。

  “对面已经开始了!”牛油烛觉察到了,同时想起了那个有钱的小姑娘的发光的面孔——它比所有的蜡烛还要亮。“那副样儿我永远也看不见了!”

  这个穷人家最小的孩子——一个小女孩——走过来搂着她哥哥和姐姐的脖子。她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他们,因此她必须低声讲:“今晚我们将会有——猜猜看吧!——今晚我们将会有热土豆吃!”

  她脸上立刻射出幸福的光彩来:牛油烛正照着这张小脸,它看到了一种快乐,一种像对面那富人家所有的幸福——那儿的小姑娘说:“今天夜晚我们将有一个舞会,我将要戴上那个大红蝴蝶结!”

  “能得到热土豆吃跟戴上蝴蝶结是同样重要的,”牛油烛想。“这儿的孩子们也感到同样的快乐!”想到这儿,它就打了一个喷嚏,这也就是说,它发出僻僻啪啪的响声来——牛油烛所能做到的事情也就只有这一点。

  桌子铺好了,热土豆也吃掉了。啊,味道多香啊!这简直是像打一次牙祭。除此以外,每人还分得了一个苹果。那个顶小的孩子不禁唱出一支小曲子来:

  好上帝,我感谢你,

  你又送给我饭吃!

  阿门!

  “妈妈,你看这支歌的意思好不好?”小家伙天真地说。

  “你不应该再问这样的话,”妈妈说。“你只能心里想着好上帝,他给你饭吃!”

  小家伙们都上床了,每人得到一个吻,接着大家就睡着了。妈妈坐着缝衣服,一直缝到深夜,为的是要养活这一家人和她自己。在对面那个有钱人的家里,蜡烛点得非常亮,音乐也很热闹。星星在所有的屋子上照着——在富人的屋子上和在穷人的屋子上,同样光明和快乐地照着。

  “这真是一个美丽的晚上!”牛油烛说。“我倒很想知道,是不是插在银烛台上的蜡烛就能遇到比这还美丽的晚上。在我没有点完以前,我倒想知道一个究竟呢!”

  于是它想起了两个幸福的孩子:一个被蜡烛照着,另一个被牛油烛照着。

  是的,这就是整个故事!

 

Linnu制作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免费传阅,勿作商业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