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沉沉的树荫,一角的天;红的是玫瑰,

  绿的是芭蕉。卷起帘来,总是这一幅图画,好虽好,

  未免也有些儿烦腻了。一夜秋风吹透了——卷起帘来,却已经又换了一幅,菊花开着天也高了,

  庭院也开朗了。

  呀!看他大刀阔斧,造出了海阔天空的世界,是何等的建设,

  何等的破坏。

  青年呵!

  我们也有这样刚强的手腕么?

  有他这样朗洁的心胸么?

  青年呵!一齐打起精神来,

  跟着他走!

  不要只……

  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