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诗






圣经这一部书,我觉得每逢念它的时候,——无论在清晨在深夜——总在那词句里,不断的含有超绝的美。其中尤有一两节,俨然是幅图画;因为它充满了神圣、庄严、光明、奥妙的意象。我摘了最爱的几节,演绎出来。自然,原文的意思,极其宽广高深,我只就着我个人的,片段的,当时的感想,就写了下来,得一失百,是不能免的了。

  一九二一、三、八夜。

  傍晚(创世纪第三章第八节)花儿开着,鸟儿唱着,生命的泉水潺潺的流着,太阳慢慢的落下去了,映射着余辉——

  是和万物握手吗?

  是临别的歌唱么?微微的凉风吹送着,光影里,

  宇宙的创造者,他——他自己缓缓的在园中行走。

  耶和华啊!

  你创造他们,是要他们赞美你么?是的,要歌颂他,

  要赞美他。

  他是昔在今在以后永在的,阿们。

  们听见主上帝在园子里走,就跑到树林中躲起来。

  上帝啊!无穷的智慧,无限的奥秘,

  谁能够知道呢?

  是我么?是他么?都不是的,除了你从光明中指示他,

  上帝啊!求你从光明中指示我,

  也指示给宇宙里无量数的他,阿们。

  原编者注:《约伯记》第十五章第八节为:你听见过

  上帝的计划吗?人的智慧是你独自拥有的吗?

  上帝啊!你安排了这严寂无声的世界。从星光里,树叶的声音里

  我听见了你的言词。

  你在哪里,宇宙在哪里,人又在哪里?上帝是爱的上帝,

  宇宙是爱的宇宙。人呢?——上帝啊!我称谢你,

  因你训诲我,阿们。

  因为他指导我;夜间,我的良知唤醒我。

  严静的世界,灿烂的世界——

  黎明的时候,谁感我醒了?

  上帝啊,在你的严静光明里,我心安定,我心安定。

  我要讴歌。

  心灵啊,应当醒了。

  起来颂美耶和华。

  琴啊,瑟啊,应当醒了。

  起来颂美耶和华。黎明的时候,

  谁感我醒了,阿们。

  帝啊,我心坚定,我不动摇!我要歌唱,我要颂赞你,我的心哪,醒起来吧!我要把太阳也唤醒起来。

  晓光破了,

  海关上光明了。

  我的心思,小鸟般乘风高举飞遍了天边,到了海极,

  天边,海极,都充满着你的爱。

  上帝啊!你的爱随处接着我,你的手引导我,你的右手也必扶持我,

  我的心思,小鸟般乘风高举,乘风高举,终离不了你无穷的慈爱,阿们。

  原编者注:《诗篇》第一百三十九篇第九节为:我纵使飞往日出的东方,或住在西方的海极。

  (以上五题,最初发表于1921年3月15日《生命》第一卷第八册。)

  只剩得一圈的黑影。枝受伤了,只剩得几声的呻吟,不发光的,吹灭了罢,

  不开花的,折断了罢。

  上帝啊!

  “受伤的苇子,他不折断。

  将残的灯火,他不吹灭。”我们的光明——他的爱,

  永世无尽,阿们。

  的芦苇,他不折断;将熄的灯火,他不吹灭。

  四节)

  漆黑的天空,冰冷的山石,

  有谁和他一同儆醒呢?睡着的只管睡着,

  图谋的只管图谋。

  然而——他伤痛着,血汗流着,“父啊,只照着你的意思行。”上帝啊!因你爱我们——

  “父啊,只照着你的意思行。”阿们。

  极度伤痛中,耶稣更恳切地祷告,他的汗珠像大滴的血滴落在地上。

  罪恶,山岳般堆压着他,

  笑骂,簇矢般聚向着他。十字架,背起来了,

  钉上去了。

  上帝啊!

  听他呼唤——听他呼唤!

  “父啊,成了!”上帝啊!因你爱我们——

  “父啊,成了!”阿们。

  尝过后便说:“成了!”他垂下头来,气断而死。

  (以上三题最初发表于1921年5月15日《生命》第一卷第九、第十合刊)散花的生涯,天上——人间,说他带着锁儿,

  拖着链儿,辗转在泥犁里,

  有谁肯信呢?上帝啊!是的,为着你的福音,

  爱的福音,

  锁链般绕着我。除却泥犁,

  那有庄严土?

  上帝啊!我作了带锁链的使者,

  只为这福音的奥秘,阿们。

  带着锁链,我都是为这福音的缘故作特使的。你们要祈求主赐给我勇气讲应该讲的话。

  八十九篇第四十七节)

  要了解他么?他——是昙花,

  是朝露,

  是云影;一刹那顷出现了,

  一刹那顷吹散了。

  上帝啊!你创造世人,

  为何使他这般虚幻?

  昨天——过去了。

  今天——依然?

  明天——谁能知道!

  上帝啊!万物的结局近了,求你使我心里清明,呼吁你祷告你,

  直到万物结局的日子,阿们。

  天还活着没有都不晓得!你们不过像一场雾,出现一会儿就不见了。《诗篇》第八十九篇第四十七节为:求你记得我的人生多么短促,求你记得你所造的人都必朽坏。

  音》第十八章第三节)碧玉的门墙,

  只有小孩子可以进去。

  圣子啊!

  你是爱他们的绛颊,明眸,嫩肤,雏发么?不是的,他们是烂漫的,

  纯洁的,

  真诚的。只有心灵中的笑语,

  天真里的泪珠。他们只知道有光,

  有花,有爱。自己也便是光,

  是花,是爱。

  圣子啊!求你保守我,

  停留我在孩子的年光,阿们。

  满着上帝的荣光,闪耀像碧玉宝石,光洁像水晶。《马太福音》第十八章第三节说:

  “我实在告诉你们,除非你们改变,像小孩子一样,你们绝不能成为天国的子民。”

  五月十八号上午,富柯慕慈太太到我们学校来演讲,她站在台上,举着一张纸,上面写着“西门+基督=彼得‘自己’+基督=?”我看见了之后,脑中忽然起了无数的感想。

  她的演讲,我几乎听不见了。

  以西门的勇敢,渗在基督的爱里,便化合成了彼得,成了基督教的柱石。我要是渗在基督的爱里,又可得怎样的效果呢?

  春天来了,花儿都开了,叶几都舒展了,浅绿深红,争妍斗艳的,各自发扬他的鲜明。——然而假若世界上没有光明来照耀他,反映到世人的眼里;任他怎样的鲜明,也看不出了,和枯花败叶,也没有分别了。

  世界上有了光明了,玫瑰和蒲公英,一同受了光的照耀,反映到世人眼里;然而他们所贡献的颜色,是迥然不同的。慰悦黑情的程度,也是有深浅的。因为玫瑰自有他特具的丰神,和草地上的蒲公英自是云泥悬隔呵。

  基督说:“我是世界的光。”又说:“你们当趁着有光,信从这光,使你们成为光明之子。”使徒约翰说,“那是真光,照亮凡生在世上的人。”

  世人也各有他特具的才能,发挥了出来,也是花卉般争妍斗艳,然而假如他的天才,不笼盖在基督的真光之下,然后再反映出来;结果只是枯寂,黯淡,不精神,无生意。也和走肉行尸没有分别。

  光是普照大千世界的,只在乎谁肯跟从他,谁愿做“光明之子。”

  蒲公英也愿意做玫瑰,然而他却不能就是玫瑰。——何曾是“光明”有偏向呢?只是玫瑰自己有他特具的丰神,因此笼盖在光明底下的时候,他所贡献的,是别的花卉所不能贡献的。

  谁愿笼盖在真光之下?谁愿渗在基督的爱里?谁愿藉着光明的反映,发扬他特具的天才,贡献人类以伟大的效果?请铭刻这个方程在你的脑中,时时要推求这方程的答案,就是。

  我+基督=?五、廿一、一九二一。

  (以上四题最初发表于1921年6月15日《生命》第二卷第一册)

  沉寂(《约伯记》第四十二章第三节)尽思量不若不思量,尽言语不如不言语;让他雨儿落着,

  风儿吹着,

  山儿立着,

  水儿流着——严静无声地表现了,

  造物者无穷的慈爱。

  (二)尽思量不若不思量,尽言语不如不言语;总是来回地想着,

  来回地说着,

  也只是无知暗昧。似这般微妙湛深,又岂是人的心儿唇儿,

  能够发扬光大。

  (三)尽思量不若不思量,尽言语不如不言语;爱慕下,只知有慈气恩光,

  此外又岂能明悟。我只口里缄默,心中蕴结;听他无限的自然,

  表现系无穷的慈爱。

  知的我怎能疑惑你的智慧;我讲论自己所不明白的事,奇妙异常,不能领悟。

  耶稣说“你们要小心,不可轻看这小子里的一个。我告诉你们。他们的使者在天上,常见天上父的面”(《马太福音》第十八章第十节)

  他们的繁华中伏着衰萎,

  灿烂里现出败亡;无边的蒙昧中,

  没个人警醒,

  没个人提告。然而他们的使者在天上,

  常见天上父的面。

  上帝的女儿!对于这无知的灵魂,

  又何忍欲前不前微微地笑?

  (二)

  他们在颂扬里满了刺激,

  笑语中含着泪珠;万里黑暗中

  没个人哀怜

  没个人援手然而他们的使者在天上,对于这坠落的灵魂,

  又何忍欲前不前微微的笑?

  (三)

  他们在寂静中觉着烦恼,

  热闹里蕴着忧伤;无限忏悔中,没个人同情,

  没个人饶恕。然而他们的使者在天上,

  常见天上父的面。

  上帝的女儿!对于这痛苦的灵魂,

  又何忍欲前不前微微的笑?

  (四)

  上帝的女儿!对于泥犁中

  无数的灵魂!耶稣说你要小心,得要重看;因为他们的使者在天上,

  常见我天父的面!九、二十七、一九二一天婴

  (一)

  我这时是在什么世界呢?

  上帝呵!我这微小的人儿,

  要如何的赞美你。在这严静的深夜,赐与我感谢的心情,

  恬默的心灵,

  来歌唱天婴降生。

  (二)

  我这时是在什么世界呢?

  看呵!繁星在天,夜色深深——在万千天使的歌声里,和平圣洁的宇宙中,

  有天婴降生。

  (三)

  马槽里可能睡眠?静听着牧者宣报天音,他是王子,他是劳生;他要奋斗,

  他要牺牲。

  (四)

  马槽里可能睡眠?凝注天空——这激扬的歌声,珍重的诏语,催他思索;

  想只有:

  泪珠盈眼热血盈腔!

  (五)

  奔赴看十字架,奔赴看荆棘冠,

  想一生何曾安顿?繁星在天,夜色深深——

  开始的负上罪担千钧。

  (六)

  是他的受命日,

  也是他的致命时?

  想赞美又何忍来赞美?

  赞美是:你的无边痛苦,无限忧思;使我漂过泪泉,泛经血海;

  来享受这天恩无量!

  (七)

  我这时是在什么世界呢?

  上帝呵!是繁星在天,夜色深深——我这微小的人儿,

  只有:感谢的心情,恬默的心灵,

  来歌唱天婴降生。十二,八夜,一九二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