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思想”






只能说一声辜负你,

  思想呵!任你怒潮般卷来,

  又轻烟般散去。沉想中,凝眸里,

  几张碎纸,

  都深深的受了你的赠与。也曾几度思量过,

  难道是时间不容?

  难道是我自己心情倦慵?便听凭你乘兴而来,

  无聊又去。还是你充满了无限神奇;

  只答我心中膜拜。难役使世间的语言文字

  说与旁人?

  思想呵!无可奈何,只能辜负你,这枝不听命的笔儿

  难将你我连在一起。十二,二九,一九二一

  《春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