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我是个作家






假如我是个作家,我只愿我的作品入到他人脑中的时候,

  平常的,不在意的,没有一句话说;流水般过去了,不值得赞扬,更不屑得评驳;然而在他的生活中痛苦,或快乐临到时,他便模糊的想起

  好像这光景曾在谁的文字里描写过;这时我便要流下快乐之泪了!假如我是个作家,我只愿我的作品

  被一切友伴和同时有学问的人

  轻藐——讥笑;

  然而在孩子,农夫,和愚拙的妇人,他们听过之后,慢慢的低头,深深的思索,

  我听得见“同情”在他们心中鼓荡;这时我便要流下快乐之泪了!假如我是个作家,我只愿我的作品,在世界中无有声息,没有人批评,更没有人注意;

  只有我自己在寂寥的白日,或深夜,对着明明的月

  丝丝的雨

  飒飒的风,低声念诵时,

  能以再现几幅不模糊的图画;这时我便要流下快乐之泪了!假如我是个作家,我只愿我的作品在人间不露光芒,

  没个人听闻,

  没个人念诵,只我自己忧愁,快乐,或是独对无限的自然,

  能以自由抒写,

  当我积压的思想发落到纸上,这时我便要流下快乐之泪了!

  一九二二年一月十八日。

  (本篇最初发表于《晨报副镌》1922年2月6日,后收入诗集《春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