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水







  自序
                 
  “母亲呵!这零碎的篇儿,
                 
  你能看一看么?这些字,在没有我以前
                 
  已隐藏在你的心怀里。“——录《繁星》一二○冰心
                 
  一九二二年十一月二十一日。
                 
  一
                 
  春水!又是一年了,
                 
  还这般的微微吹动。
                 
  可以再照一个影儿么?
                 
  春水温静的答谢我说:
                 
  我从来未曾留下一个影子,
                 
  不但对你是如此。“
                 
  二
                 
  四时缓缓的过去——
                 
  百花互相耳语说:
                 
  “我们都只是弱者!
                 
  轮流着做罢,憔悴的杯
                 
  也轮流着饮罢,
                 
  上帝原是这样安排的呵!
                 
  三
                 
  青年人!你不能像风般飞扬,
                 
  便应当像山般静止。浮云似的无力的生涯,
                 
  只做了诗人的资料呵!
                 
  四
                 
  芦荻,
                 
  趁风儿吹到江南去罢!
                 
  五
                 
  一道小河只经过平沙万里——自由的,
                 
  沉寂的,
                 
  它没有快乐的声音。一道小河曲曲折折的流将下去,只经过高山深谷——险阻的,
                 
  挫折的,
                 
  它也没有快乐的声音。
                 
  我的朋友!感谢你解答了我久闷的问题,平荡而曲折的水流里,青年的快乐
                 
  在其中荡漾着了!
                 
  六
                 
  诗人!不要委屈了自然罢,
                 
  要淡淡的描呵!
                 
  七
                 
  一步一步的扶走——
                 
  怎的这般高远呢?
                 
  八
                 
  月呵!
                 
  什么做成了你的尊严呢?深远的天空里,
                 
  只有你独往独来了。
                 
  九
                 
  倘若我能以达到,何处是你心的尽头,
                 
  可能容我知道?
                 
  远了!
                                 
  我真是太微小了呵!
                 
  一○
                 
  忽然了解是一夜的正中,
                 
  白日的心情呵!
                 
  不要侵到这境界里来罢。
                 
  一一
                 
  南风吹了,将春的微笑
                 
  从水国里带来了!
                 
  一二
                 
  弦声近了,弦声远了,无知的人的命运
                 
  也跟了去么?
                 
  一三
                 
  白莲花!
                 
  但也何妨让同在水里的红莲来参礼呢?
                 
  一四
                 
  自然唤着说:“将你的笔尖儿
                 
  浸在我的海里罢!
                 
  人类的心怀太枯燥了。“
                 
  一五
                 
  沉默里,
                 
  一六
                 
  心呵!为着宇宙,
                 
  为着众生。
                 
  一七
                 
  红墙衰草上的夕阳呵!快些落下去罢,
                 
  一八
                 
  冰雪里的梅花呵!
                 
  你占了春先了。看遍地的小花
                 
  随着你零星开放。
                 
  一九
                 
  诗人!众生的烦闷
                 
  要你来慰安呢。
                 
  二○
                 
  山头独立,
                 
  二一
                 
  只能提着壶儿同情的水
                 
  从何灌溉呢?
                 
  她原是栏内的花呵!
                 
  二二
                 
  先驱者!你要为众生开辟前途呵,
                 
  束紧了你的心带罢!
                 
  二三
                 
  平凡的池水——临照了夕阳,
                 
  便成金海!
                 
  二四
                 
  小岛呵!无数的山峰
                 
  沉沦在海底了。
                 
  二五
                 
  吹就雪花朵朵——
                 
  二六
                 
  我只是一个弱者!光明的十字架容我背上罢,我要抛弃了性天里
                 
  暗淡的星辰!
                 
  二七
                 
  大风起了!
                 
  二八
                 
  影儿欺哄了众生了,
                 
  月儿何曾圆缺?
                 
  二九
                 
  一般的碧绿西湖呵,
                 
  你是海的小妹妹么?
                 
  三○
                 
  天高了,
                 
  星辰落了。
                 
  晚风又与睡人为难了!
                 
  三一
                 
  诗人!自然命令着你呢,
                 
  听它呼唤!
                 
  三二
                 
  渔舟归来了,
                 
  三三
                 
  墙角的花!你孤芳自赏时,
                 
  三四
                 
  青年人!从白茫茫的地上
                 
  找出同情来罢。
                 
  三五
                 
  嫩绿的叶儿
                 
  颜色一番一番的浓了。
                 
  三六
                 
  老年人的“过去”,在沉思里
                 
  都是一样呵!
                 
  三七
                 
  太空!揭开你的星网,
                 
  容我瞻仰你光明的脸罢。
                 
  三八
                 
  秋深了!
                 
  树叶儿穿上红衣了!
                 
  三九
                 
  水向东流,诗人,你的心情
                 
  能将她们牵住了么?
                 
  四○
                 
  黄昏——深夜
                 
  藤萝上的密雨,
                 
  可能容我暂止你?病的弟弟
                 
  刚刚睡浓了呵!
                 
  四一
                 
  小松树,容我伴你罢,
                 
  山上白云深了!
                 
  四二
                 
  晚霞边的孤帆,
                 
  完成了“自然”的图画。
                 
  四三
                 
  春何曾说话呢?
                 
  已这般的
                 
  温柔了世界了!
                 
  四四
                 
  旗儿举正了,
                 
  四五
                 
  山有时倾了,
                 
  海有时涌了。一个庸人的心志
                 
  却终古竖立!
                 
  四六
                 
  不解放的行为,
                 
  四七
                 
  人在廊上,拂面的微风里
                 
  知道春来了。
                 
  四八
                 
  萤儿自由的飞走了,
                 
  四九
                 
  自然的微笑里,融化了
                 
  人类的怨嗔。
                 
  五○
                 
  何用写呢?
                 
  便是诗了!
                 
  五一
                 
  鸡声——
                 
  它自己可曾得到慰安么?
                 
  五二
                 
  微倦的沉思里——
                 
  将诗情吹破了!
                 
  五三
                 
  春从微绿的小草里
                 
  对青年说:“我的光照临着你了,
                 
  从枯冷的环境中
                 
  创造你有生命的人格罢!“
                 
  五四
                 
  白昼从哪里长了呢?
                 
  都困慵得不移动了。
                 
  五五
                 
  野地里的百合花,
                 
  是你的朋友罢。
                 
  五六
                 
  狂风里——
                 
  造物者涂抹了他黄昏的图画了。
                 
  五七
                 
  小蜘蛛!停止你的工作罢,
                 
  只网住些儿尘土呵!
                 
  五八
                 
  冰似山般静寂,
                 
  诗人可以如此的支配它么?
                 
  五九
                 
  乘客呼唤着说:
                 
  小心雾里的暗礁罢。“
                 
  舵工宁静的微笑说:“我知道那当行的水路,
                 
  这就够了!“
                 
  六○
                 
  流星——只在人类的天空里是光明的;它从黑暗中飞来,又向黑暗中飞去,
                 
  生命也是这般的不分明么?
                 
  六一
                 
  弟弟!我回忆中的你,
                 
  哪能象这般清晰?
                 
  六二
                 
  我要挽那“过去”的年光,已织上了“现在”的丝了!
                 
  六三
                 
  柳花飞时,燕子来了;芦花飞时,燕子又去了;
                 
  但她们是一样的洁白呵!
                 
  六四
                 
  婴儿,在他颤动的啼声中从最初的灵魂里带来
                 
  要告诉世界。
                 
  六五
                 
  只是一颗孤星罢了!
                 
  已写尽了宇宙的寂寞。
                 
  六六
                 
  清绝——
                 
  是静寂还是清明?
                 
  被雪的杨柳,
                 
  冷又何妨?
                 
  白茫茫里走入画图中罢!
                 
  六七
                 
  信仰将青年人
                 
  便把“思想”的梯儿撤去了。
                 
  六八
                 
  当我自己在黑暗幽远的道上我只倾听着自己的足音。
                 
  六九
                 
  沉寂的渊底,
                 
  永远红艳的春花。
                 
  七○
                 
  玫瑰花的浓红伸手摘将下来,
                 
  她却萎谢在我的襟上。
                 
  我的心低低的安慰我说:
                 
  这浓红便归尘土;
                 
  青年人!
                 
  留意你枯燥的灵魂。“
                 
  七一
                 
  当我浮云般自来自去的时候,
                 
  真觉得宇宙太寂寞了!
                 
  七二
                 
  郁倦的春风
                 
  只送些“不宁”来了!
                 
  微绿的杨柳——
                 
  都隐没在飞扬的尘土里。
                 
  这也是人生断片的烦闷呵!
                 
  七三
                 
  我的朋友!倘若春花自由的开放时,无意中愁苦了你,
                 
  你当原谅它是受自然的指挥的。
                 
  七四
                 
  在模糊的世界中——
                 
  也不知道最后的一句话。
                 
  七五
                 
  昨日游湖,今夜听雨,
                 
  滴出无数的叠纹了!
                 
  七六
                 
  寂寞增加郁闷,
                 
  我的朋友!
                 
  快乐在不停的工作里!
                 
  七七
                 
  只坐在阶边说笑——山上的楼台
                 
  何曾不想一登临呢?
                 
  清福不要一日享尽了呵!
                 
  七八
                 
  可曾有过?满湖柔波
                 
  看人春泛。
                 
  七九
                 
  我愿意在离开世界以前
                 
  “世界呵,
                 
  我彻底的了解你了!“
                 
  八○
                 
  当我看见绿叶又来的时候,我的心欣喜又感伤了。
                 
  勇敢的绿叶呵!
                 
  记否去秋黯淡的离别呢?
                 
  八一
                 
  我独自
                 
  上了层层的石阶。祈年殿庄严地立在黄尘里,我——
                 
  我只能深深的低首了!
                 
  八二
                 
  我的朋友,
                 
  花色原不如花香啊!
                 
  八三
                 
  微雨的山门下,石阶湿着——只有独立的我和缕缕的游云,
                 
  这也是“同参密藏”么?
                 
  八四
                 
  灯下拔了剑儿出鞘,只有一腔豪气,竟忘却血珠鲜红
                 
  泪珠晶白。
                 
  八五
                 
  我的朋友!要记住它原不是温柔,
                 
  只是这般冰冷。
                 
  八六
                 
  谈笑着走下层阶,斜阳里——偶然后顾红墙,
                 
  前瞻黄瓦,
                 
  霎时间我了解什么是“旧国”了,我的心灵从此凄动了!
                 
  八七
                 
  青年人!
                 
  这世界是不住的前进呵。
                 
  八八
                 
  春徘徊着来到在无边的清冷里,只能把一丝春意,交付与阶隙里
                 
  微小的草儿了。
                 
  八九
                 
  桃花无主的开了,小草无主的青了,
                 
  世人真痴呵!
                 
  为何求自然的爱来慰安呢!
                 
  九○
                 
  聪明人!只能提着“自信”的灯儿
                 
  进行在黑暗里。
                 
  九一
                 
  对着幽艳的花儿凝望,
                 
  只得留它开在枝头了!
                 
  九二
                 
  星儿!导引他们的眼光
                 
  超出太空以外罢!
                 
  九三
                 
  一阵风来——
                 
  石矶向前走了,
                 
  迷惘里……
                 
  我——我胸中的海岳呵!
                 
  九四
                 
  什么是播种者的喜悦呢?
                 
  到处有青春之痕了!
                 
  九五
                 
  月儿——在天下的水镜里,
                 
  那边黯淡。
                 
  但在天上却只有一个。
                 
  九六
                 
  “什么时候来赏雪呢?”
                 
  “来日罢,”
                 
  “来日”过去了。
                 
  “什么时候来游湖呢?”
                 
  “来年”过去了。
                 
  “什么时候工作呢?
                 
  我微笑而又惊悚了!
                 
  九七
                 
  寥廓的黄昏,
                 
  母亲呵!我只要归依你,心外的湖山,
                 
  容我抛弃罢!
                 
  九八
                 
  我不会弹琴,我只静默的听着;我不会绘画,我只沉寂的看着;我不会表现万全的爱,
                 
  我只虔诚的祷告着。
                 
  九九
                 
  “幽兰!
                 
  不愿意要友伴么?“
                 
  “我正寻求着呢!但没有别的花儿
                 
  肯开在空谷里。“
                 
  一○○
                 
  当青年人肩上的重担他勇敢的心
                 
  便要因着寂寞而悲哀了!
                 
  一○一
                 
  我的朋友!最后的悲哀
                 
  还须禁受。在地球粉碎的那一日,幸福的女神,
                 
  要对绝望众生
                 
  作末一次凄感的微笑。
                 
  一○二
                 
  我的问题——
                 
  在光明中沉默不答。我的梦
                 
  却在黑暗里替我解明了!
                 
  一○三
                 
  智慧的女儿!在不住的抵抗里,你永远不能了解
                 
  一○四
                 
  鱼儿上来了,
                 
  水面上一个小虫儿飘浮着——在这小小的生死关头,我微弱的心
                 
  忽然颤动了!
                 
  一○五
                 
  造物者——倘若在永久的生命中
                 
  我要至诚地求着:“我在母亲的怀里,母亲在小舟里,
                 
  小舟在月明的大海里。“
                 
  一○六
                 
  诗人从他的心中在不知不觉里
                 
  已成了世界上同情的花。
                 
  一○七
                 
  只是纸上纵横的字——纵横的字,
                 
  哪有词句呢?只重叠的墨迹里
                 
  已留下当初凝想之痕了!
                 
  一○八
                 
  母亲呵!谁最初的开了
                 
  我心宫里悲哀之门呢?——你拭干我现在的微笑中的泪珠罢——楼外丐妇求乞的悲声,将我的心从睡梦中
                 
  重重的敲碎了!她将我的母亲带去了,
                 
  母亲不在摇篮边了。这是我第一次感出
                 
  世界的虚空呵!
                 
  一○九
                 
  夜正长呢!
                 
  能下些雨儿也好。窗外果然滴沥了——
                 
  数着雨声罢!
                 
  只依旧是烦郁么?
                 
  一一○
                 
  聪明人!
                 
  完满在后头呢!姑且容淡淡的云影
                 
  遮蔽着她罢。
                 
  一一一
                 
  小麻雀!垄里,遍地弹机
                 
  正静静的等着你。
                 
  一一二
                 
  浪花愈大,凝立的磐石在沉默的持守里,
                 
  快乐也愈大了。
                 
  一一三
                 
  星星——
                 
  不能灰了青年人的心。
                 
  一一四
                 
  我的朋友!我的心灵之灯
                 
  只照自己的前途呵!
                 
  一一五
                 
  两行的红烛燃起了——
                 
  隐着浅红的夹衣。髫年的欢乐
                 
  容她回忆罢!
                 
  一一六
                 
  山上的楼窗不见了,天风里危岩独倚,
                 
  便小草也是伴侣了!
                 
  一一七
                 
  梦未终——
                 
  堂前又遇见伊!
                 
  牵牛花!昨夜灵魂里攀摘的悲哀,
                 
  可曾身受么?
                 
  一一八
                 
  紫藤萝落在池上了,花架下长昼无人,
                 
  只有微风吹着叶儿响。
                 
  一一九
                 
  诗人的心灵,平凡的急管繁弦,
                 
  已催他低首了!
                 
  一二○
                 
  “祖父千秋,明灯下,
                 
  笑声里,
                 
  面颊都晕红了!
                 
  姊妹们!
                 
  到如今酒阑人散——苦雨孤灯的晚上,
                 
  只添我些凄清的回忆呵!
                 
  一二一
                 
  世人呵!暂时的花儿
                 
  原不配供在永久的瓶里,这稚弱的生机,
                 
  请你怜悯罢!
                 
  一二二
                 
  自然的话语聪明人的心
                 
  却是如何的简单呵!
                 
  一二三
                 
  几天的微雨,无聊里——几朵枯花,
                 
  只拈来凝想。原是去年的言语呵,
                 
  也可作今日的慰安么?
                 
  一二四
                 
  黄昏了——湖波欲睡了——
                 
  走不尽的长廊呵!
                 
  一二五
                 
  修养的花儿成功的果子
                 
  便要在光明里结实。
                 
  一二六
                 
  虹儿!
                 
  你后悔么?
                 
  偶然出现,世间儿女
                 
  已画你的影儿在罗带上了。
                 
  一二七
                 
  清晓——静悄悄地走入园里,
                 
  万有都在睡梦中呵!除却零零的露珠
                 
  谁是伴侣呢?
                 
  一二八
                 
  海洋将心情深深的分断了——隔着清波
                 
  只能有泛泛的微笑么?
                 
  一二九
                 
  朝阳下的鸟声清啭着,又听得叶儿细响——
                 
  无奈诗人的心灵呵!不许他拿起笔儿
                 
  却依旧这般凝想。
                 
  一三○
                 
  这时又是谁在海舟上呢?水面黄昏
                 
  凭栏的凝眺,——山中的我
                 
  只合空想了。
                 
  一三一
                 
  青年人!
                 
  只深深的将自己葬了。
                 
  原也是微小的人类呵!
                 
  一三二
                 
  花又在瓶里了,但——
                 
  是今年的秋雨之夜!
                 
  一三三
                 
  只两朵昨夜襟上的玉兰,便将晓风和朝阳
                 
  都深深地记在心里了。
                 
  一三四
                 
  命运如同海风——吹着青春的舟,飘摇的,
                 
  渡过了时光的海。
                 
  一三五
                 
  梦里采撷的天花,
                 
  我的朋友!
                 
  人生原有些愿望!
                 
  只能永久的寄在幻想里!
                 
  一三六
                 
  洞谷里的小花无力的开了,
                 
  又无力的谢了。便是未曾领略过春光呵,
                 
  却也应晓得!
                 
  一三七
                 
  沉默着罢!弱小的我原只当微笑
                 
  不应放言。
                 
  一三八
                 
  幢幢的人影,都将永别的悲哀,和人生之谜语,
                 
  刻在我最初的回忆里了。
                 
  一三九
                 
  这奔涌的心潮
                 
  只索倩《楞严》来壅塞了。
                 
  无力的人呵!
                 
  究竟会悟到“空不空”么?
                 
  一四○
                 
  遨游于梦中罢!
                 
  只有自由的言笑,
                 
  率真的心情。
                 
  一四一
                 
  雨后——荷盘上的水珠,
                 
  将衣裳溅湿了。
                 
  一四二
                 
  玫瑰开花了。为着无聊的风,小小的水边
                 
  竟不想再去了。诗人的生涯
                 
  只终于寂寞么?
                 
  一四三
                 
  揭开自然的帘儿罢!
                 
  正卧在真理的娘怀里。
                 
  一四四
                 
  诗人也只是空写罢了!何曾安慰到
                 
  雨声里痛苦的征人?
                 
  一四五
                 
  我的心开始颤动了——
                 
  敞着楼窗,
                 
  对着大海,
                 
  自然无声的谢我说:
                 
  “我承认我们是被爱的了。”
                 
  一四六
                 
  经验的花智慧的果
                 
  却包着烦恼的核!
                 
  一四七
                 
  绿荫下
                 
  游丝般的诗情呵!迷蒙的春光
                 
  刚将你抽出来,叶底园丁的剪刀声
                 
  又将你剪断了。
                 
  一四八
                 
  谢谢你!这朵素心兰
                 
  请你自己戴着罢。
                 
  我又何忍辞谢她?但无论是玫瑰
                 
  是香兰,
                 
  我都未曾放在发儿上。
                 
  一四九
                 
  上帝呵!即或是天阴阴地,只要有一个灵魂守着你严静的清夜,寂寞的悲哀,
                 
  便从宇宙中消灭了。
                 
  一五○
                 
  岩下
                 
  深深的树影——指点着细语着,许多诗意
                 
  笼盖在月明中。
                 
  一五一
                 
  浪花后
                 
  是谁荡桨?这桨声
                 
  侵入我深思的圈儿里了!
                 
  一五二
                 
  先驱者!
                 
  可曾放眼?便是此身解脱,
                 
  也应念着山下
                 
  劳苦的众生!
                 
  一五三
                 
  笠儿戴着,
                 
  眉宇里深思着——
                 
  小牧童!
                 
  一般的沐着大地上的春光呵,完满的无声的赞扬,
                 
  诗人如何比得你!
                 
  一五四
                 
  柳条儿削成小桨,莲瓣儿做了扁舟——容宇宙中小小的灵魂,轻柔地泛在春海里
                 
  一五五
                 
  病后的树荫开花的枝头,
                 
  却有小小的果儿结着。
                 
  我们只是改个庞儿相见呵!
                 
  一五六
                 
  睡起——
                 
  薄袖临风;庭院水般清,
                 
  心地镜般明;
                 
  是画意还是诗情?
                 
  一五七
                 
  姊姊!清福便独享了罢,
                 
  何须寄我些春泛的新诗?心灵里已是烦忙又添了未曾相识的湖山,
                 
  频来入梦。
                 
  一五八
                 
  先驱者!
                 
  切莫回头!一回头——灵魂里潜藏的怯弱,
                 
  要你停留。
                 
  一五九
                 
  凭栏久
                 
  何处是天家?
                 
  真要乘风归去!看——清冷的月已化作一片光云
                 
  轻轻地飞在海涛上。
                 
  一六○
                 
  自然无声的
                 
  “想着罢!
                 
  写着罢!无限的庄严,
                 
  你可曾约略知道?“
                 
  诗人投笔了!
                 
  永久遗留在心坎里了!
                 
  一六一
                 
  隔窗举起杯儿来——
                 
  落花!
                 
  原是清凉的水呵,
                 
  只当是甜香的酒罢。
                 
  一六二
                 
  崖壁阴阴处,海波深深处,
                 
  垂着丝儿独钓。
                 
  鱼儿!不来也好,我已从蔚蓝的水中
                 
  钓着诗趣了。
                 
  一六三
                 
  暮色苍苍——
                 
  山门在后。黄土的小道曲折着,
                 
  踽踽的我无心的走着。宇宙昏昏——
                 
  消灭在后。生命的小道曲折着
                 
  踽踽的我不自主的走着。
                 
  一般的遥远的前途呵!抬头见新月,深深地起了
                 
  不可言说的感触!
                 
  一六四
                 
  将离别——四望江山青;
                 
  微微的云呵!怎只压着黯黯的情绪,
                 
  不笼住如梦的歌声?
                 
  一六五
                 
  我的朋友照影到水中,
                 
  累它游鱼惊起。
                 
  一六六
                 
  遥指峰尖上,
                 
  怎得倚着树根看落日?已近黄昏,
                 
  算着路途罢!衣薄风寒,
                 
  不如休去。
                 
  一六七
                 
  绿水边——几个浣衣的女儿,在诗人驴前
                 
  展开了一幅自然的图画。
                 
  一六八
                 
  朦胧的月下——不是清磐破了岑寂,便落花的声音,
                 
  也听得见了。
                 
  一六九
                 
  未生的婴儿,从生命的球外攀着“生”的窗户看时,已隐隐地望见了
                 
  对面“死”的洞穴。
                 
  一七○
                 
  为着断送百万生灵严静的夜里,凄然的将捉在手里的灯蛾
                 
  放到窗外去了。
                 
  一七一
                 
  马蹄过处,据鞍顾盼,平野青青——只留下无穷的怅惘罢了,
                 
  英雄梦那许诗人做?
                 
  一七二
                 
  开函时——正席地坐在花下,一阵凉风
                 
  将看完的几张吹走了。我只默默的望着,听它吹到墙隅,慰悦的心情
                 
  也和这纸儿一样的飞扬了!一七三明月下白衣如雪——
                 
  怎样的感人呵!
                 
  又况是别离之夜?
                 
  一七四
                 
  青年人,时间正翻着书页,
                 
  请你着笔!
                 
  一七五
                 
  我怀疑的撒下种子去,
                 
  便闭上窗户默想着。我又怀疑的开了窗,
                 
  岂止萌芽?这青青之痕
                 
  还滋蔓到他人的园地里。
                 
  上帝呵!
                 
  感谢你“自然”的风雨!
                 
  一七六
                 
  战场上的小花呵!冒险的开在枪林弹雨中,
                 
  慰藉了新骨。
                 
  一七七
                 
  我的心忽然悲哀了!
                 
  独自穿着冰绡之衣,从汹涌的波涛中
                 
  渡过黑海。
                 
  一七八
                 
  微阴的阶上,
                 
  绿叶呵!玫瑰落尽,诗人和你
                 
  一同感出寂寥了。
                 
  一七九
                 
  明月!银光的田野里,是谁隔着小溪
                 
  吹起悠扬之笛?
                 
  一八○
                 
  婴儿!
                 
  谁象他天真的颂赞?
                 
  对着天末的晚霞,无力的笔儿,
                 
  真当抛弃了。
                 
  一八一
                 
  襟上摘下花儿来,
                 
  就算是别离的赠品罢!马已到门前了,
                 
  错过也
                 
  又几时重见?
                 
  一八二
                 
  别了!春水,感谢你一春潺潺的细流,
                 
  带去我许多意绪。向你挥手了,
                 
  缓缓地流到人间去罢。我要坐在泉源边,
                 
  静听回响。
                 
  一九二二年三月五日——六月十四日。
                 
  (《春水》最初发表于《晨报副镌》1922年3月21日至31日,4月11日至30日,5月15日至30日,6月2日至30日。后结集作为新潮社文艺丛书之一,1923年5月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