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的弱者






本是顽石一般的人,为着宇宙的庄严,

  竟做了人间的弱者。本是顽石一般的人,

  竟做了人间的弱者。本是顽石一般的人,

  竟做了人间的弱者。

  顽石!这样坚凝,

  何尝不能在万有中建立自己?宇宙——

  母亲——这几重深厚的圈儿,便稍有些儿力量,

  也何忍将来抵抗!“不能”——“何忍”,本是顽石一般的人,竟低下头儿,

  一九二二年六月二十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