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词






他的周围只有“血”与“泪”——人们举着“需要”的旗子

  逼他写“血”和“爱”,

  他只得欲哭的笑了。

  他的周围只有“光”和“爱”,

  逼他写“血”与“泪”,

  他只得欲笑的哭了。欲哭的笑,需要的旗儿举起了,

  真实已从世界上消灭了!八,七,一九二二.

  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