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






她寄我一封信,提到了江南晚风天,她说“只是佳景

  没有良朋!”八个字中,我想着江波,

  想着独立的人影。这里是只有黄尘,

  只有窗外静沉沉的天。

  我的朋友!

  暂住……

  一暂住又已是十年!

  一九二二年八月十九日。

  (本篇最初发表于《晨报副镌》1922年8月23日,后收入诗集《春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