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命






一个春日的早晨——

  流水般的车上:细雨洒着古墙,

  洒着杨柳,

  我微微的觉悟了我携带的使命。一个夏日的黄昏——晚霞照着竹篷,

  照着槐树,

  我深深的承认了我携带的使命。觉悟——承认,

  试回首!

  已是两年以后了!

  一九二二年八月二十二日。

  (本篇最初发表于《晨报副镌》1922年8月26日,后收入诗、散文集

  《闲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