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前三日






浸人的寒光,扑人的清香——照见我们绒样的衣裳,微微地引起了

  绒样的悲伤。我的朋友,

  何来惆怅?便是将来离别,今夕何夕,

  也须暂忘!

  一九二二年九月二日夜。

  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