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慰(一)






我曾梦见自己是一个畸零人,

  醒时犹自呜咽。因着遗留的深重的悲哀,这一天中

  我怜恤遍了人间的孤独者。

  我曾梦见自己是一个畸零人,因着相形的浓厚的快乐,这一天中

  我更觉出了四围的亲爱。

  母亲!当我坐在你的枕边虽然是你的眼里满了泪,

  我的眼里满了泪呵——我们却都感谢了

  造物者无穷的安慰!

  一九二二年九月二十四日晨。

  (本篇最初发表于《晨报副镌》1922年10月13日,后收入诗集《春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