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回

 

俏佳人委身媚降蒋  奇女子报国卫京师






  却说英明皇帝率着大军来到抚顺,打听得里面守关的游击官,姓李名永芳。他手下只有一千人马,正要准备攻城,范文程悄悄地奏道:“这抚顺城池高深,难攻易守。李永芳虽然没有什么本领,若只仗着兵力去攻,也要多费时日,不如先给他一封书信,劝他投降。一旦得他允肯,陛下便不用劳师动众,这一座险要雄关,垂手而得。”

  皇帝听了,甚以为然当即命他写一封招降书送进城去。过了两天,尚未得着他的回信。范文程心生一计,上前奏道:“依下臣愚见,暂且退兵十里以外,在深山树林中藏着。城中百姓,见大兵已退,自然照常开门做买卖。那时我们派五十名细作,混进城去,于中取事,岂不轻便。”

  英明皇帝依了他的奏,便下令兵士退扎十里,悄悄地去深山树林中藏躲着。那李永芳见敌兵去远了,吩咐开城,依旧开市做买卖有一位千总王金印,深怕开了城门,万一建州兵再来,不免弄得手足无措,便对李游击陈说,请他还是关上城门。李永芳说道:“我们抚顺城内百姓,全靠开市度活,倘然闭城停市那人心越发慌张了。”

  王金印又说开了市场,恐怕奸细容易混入。说来说去,李永芳总是不听他的话,依旧天天开着市场。那满汉人民,在城门口进进出出,也没有什么盘问,过了七八天,大家也忘了。忽然一声呐喊,建州的兵马,如狂风似的卷来。那把守城门的,慌慌张张把城门关锁起来。便有许多满人,锁在城里。一霎时外面驾起云梯,箭如飞蝗地射进城来。李永芳在城楼上,也督着兵士放箭。又把许多木块石块打下城去。正忙乱的时候,忽见西面起火,他急跳上马向西门跑去,绕到西城,那东城又火起了急转过马头,向东城跑去。看看快到东城,那南城北城都同时起火。他知道城中有了奸细悔不听王金印之言,至此失算,他急回自己衙门。到了衙门口看看里面火光烛天,人声杂乱。他仗着手中一柄大朴刀,抢进门去,才一跨步,脚下被一根绳子绊住。一个倒栽葱倒在地下。门角里跳出十多个大汉来,上去把他按住。拿绳子一道一道的捆上了,扛他到一间暗室里,关上了门。耳中只听得人声鼎沸,喊杀连天。直到半夜里,才安静下来,李永芳也昏昏沉沉的睡去。到天明时候,外面走进四个满洲兵来,把他拖出屋子去。抬头一看那英明皇帝坐在上面,两旁站着不少的人员。皇帝传旨下来叫李永芳投降。李永芳那里肯依,跟着开口大骂。停了一会,外面把许多尸首抬了进来,李永芳看时,认得是千总王金印和一班将士的尸首。内中还有他的妻子陈氏的尸体,李永芳不禁号啕大哭。皇帝又传谕下来,劝他不必悲伤,你妻子是遭城中乱兵杀死的,并不是我们的兵杀她。如今看你妻子死得可怜,已经着人预备上等棺木收殓。一面吩咐把陈氏的尸身停放在大堂,不一时,果然有许多人拿了上等的衣衾棺木来收殓他的妻子,文武各官也上去祭奠。这一来把李永芳的心。软化了一半,当下又有两个兵士上来替他松了绑,设下酒肉请他吃,李永芳这时肚子已十分饥饿,见了酒肉,那能够耐得住,便大喝大吃起来。他一边吃着,一边想着,我吃便吃,投降却不投降,看他们使我如何处治谁知道吃完了,便两眼朦胧昏昏沉沉熟睡去了。直到睡醒过来,一看见自己睡在炕上,眼前灯烛辉煌,床头锦衾香软。一个美人儿和他并头睡下。看她是个满洲打扮,髻儿高高的鬓儿低低的,压在那粉颈子上面,越显得黑白分明。两道弯弯的峨眉,眉梢儿斜侵在云鬓里,两腮胭脂,红得可怜,那一点朱唇格外动人。那美人见他默默地向着自己打量,便嗤的一笑,把被角儿遮住自己的粉脸。李永芳心中一动,正要用手前去推开她。忽然哎唷一声,伸手向自己头上一摸,那头皮四圈剃得光光的。头顶亦挂着一条大辫子。不由得叹了一口气,淌下几点眼泪。那美人从被窝里坐起来,低声软语地劝慰他。李永芳问她:“你是什么人,怎么和我在一个被窝儿睡着。”

  那美人噗嗤一笑,说道:“你真是个大呆子,俺俩既做夫妻,怎么不睡着一个被窝里。你问我是谁,我说出来时,怕地要吓破你的胆。我不是别人,正是那当今皇上第七个太子阿巴泰的一公主呢。”

  李永芳听了,果然一跳,从被窝里起来,直挺挺的跪在炕下。公主一面把他拉起,一面唤起侍女来服侍驸马,穿戴起来。居然袍褂靴帽红顶花翎子。一会儿,那公主也打扮齐整。双双出去叩谢皇上。皇上颁下一道谕旨,拜他做抚顺总兵官,专管抚顺一带的汉人。这时左翼也来到抚顺会合。一连打破了抚安花豹三岔各处,又率兵进鸦鹘关,围清河城。五日五夜打破了。大军回来,又过抚顺城,把城墙拆毁,出关来人马齐集甲版地方,大小将士,齐来献功。这时沿路上掳掠了许多金银人畜。皇帝一一赏了兵士们又把在关上捉来的山东江南苏州杭州做买卖的人,给他们盘缠放他们回家去。并将那七恨的文告,给他们各人带回中国去,中国人看看。诸事停当,皇帝传令班师。马步三军,一队队陆续过去,皇帝亲自押阵,各贝勒大臣随驾扈从。看看走到谢里甸地方,忽然探马报到,说后面明广宁总兵张承荫这阳副将颇廷相海州参将蒲世芳,领兵一万,追赶前来。英明皇帝只是微微一笑,说道:“这班贪生怕死的奴才,俺大军到时,不知躲在那里去,如今候俺出了关,却又来追赶,这明明是装幌子哄他主子的。量他们此来,也没有什么勇气。孩子们,快快去杀他一阵。”

  一个号令传下去大贝勒和二贝勒各带本部人马直杀过去,那巴克什额尔德尼也带了兵士前去策应。张承荫见满洲兵来得汹涌,便靠山分扎中左右三营,开掘壕沟,排列火炮。那八旗兵个个奋勇攻上山来,火炮下去,山下兵马死了不少。正相持的时候,西南角忽然起一阵狂风,飞沙走石直向明朝兵营里打来。大贝勒呐一声喊,抢上前去,见人便杀,见马便射。二贝勒也向山南奋力的攻打上去。巴克什额尔德尼又从明兵的后营杀来,把张承荫的兵队挤在半山里,进退两难,四面满兵重重围困。可怜张承荫颇廷相蒲世芳和游击梁汝贵等五十员战将,都死在乱箭之下。那败残兵士,纷纷向山下逃走。满兵追杀十余里,才住了。这一场杀,两位贝勒获得战马三千匹,盔甲七十副,兵仗器械不可胜数。一路唱着凯歌,回到大营,英明皇帝给他们在营里大开庆功筵宴。这且不去说他,且说明朝神宗皇帝看看国弱民贫,百官偷惰,已是十分忧虑。忽然接到建州入寇,抚顺失守,李永芳投降,邹储贤死节的消息,接着又得到张承荫全军覆没的军报,不由得惊惶起来。立刻传谕陛勤政殿召见六部臣工,那兵部侍郎杨镐出班奏道:“建州夷人努尔哈赤,久有反意,臣前任辽东巡抚时,一再奏陈。无奈那时李成梁一味敷衍,我朝又因军饷缺乏,遇事因循,直到如今闹成这不可收拾的局面。依臣愚见,现在建州夷自称可汗,屡次寇边,他目中久无天朝,可想而知,为今之计,我朝非大发兵马痛痛地剿伐他一下不可。但是出军关外,非寻常战事可比,必要选熟悉关外情形地理的才可以去得。据臣所知,有老将李如柏,罢职多年,求皇上降旨徵召他起来,授他辽东总兵之职。又有杜松、刘继、刘遇节、马林、麻岩、贺世贤等,都是深明关外情形的,请皇上调进京来,一一委任大小各职,跟着李如柏带兵二十万出关实力征剿。至于出军的路程,愚臣也早有计划,拟分大军为四路,令杜松及刘遇节等统兵三万,从沈阳出抚顺关沿浑河左岸入苏子河的河谷。令马林和麻岩等,会合叶赫的援军一万五千人,从开原铁岭方面出三岔儿入苏子河一带。令李如柏和贺世贤等统兵二万五千,沿太子河出清河城从鸦鹘关入盛京老城。令刘继带兵一万,会合朝鲜援军一万,从宽甸出佟家江一带,入盛京老城的南面。另委统兵大员,带领大军,屯驻沈阳,遥为策应这是进退两利,一网打尽之策。望陛下采纳。”

  杨镐奏罢,两旁官员,见他洋洋洒洒地说了一大篇,他们也没得别的说了,当下退了朝。杨镐回到家里,自有一班同僚前来探望。到了第二天,宫里传下圣旨来,拜杨镐以兵部侍郎兼辽东经略使,驻扎沈阳,为四路总指挥官。其余李如柏等,都依了杨镐原奏。各各加上官衔,跟随大军出关,征伐建州,大申天讨。那兵士和粮饷,都从福建浙江四川甘肃各省徵集。可怜自从万历四十六年十月,下了这道征夷的上谕,直到第二年三月,才得凑杂成军。大军开拔的这一天,杨镐传集人马在大校场听点。刘继是先锋官,早在将台伺候。杨镐骑马到了校场一看,见那四处八方的人马,号令不一,服装也不一样,非常零乱散杂,心里老大不高兴。回想到国家府库空虚,也是没有法子的事体。当下他便略略检阅一过,传令祭旗。祭毕,他对着面前众将官兵士们,说了一套慷慨淋漓的话。然后把大军分作四路,出兵征伐。分派停当,回营休息。这个时候明朝的武将虽然是庸愚之辈,但有一位鼎鼎大名的女英雄,就在这个时候出现,足以为我民族生色的在本书里说,虽算是个主中之宾,也不能不略为纪述。这位汉族的女英雄,实与满洲的女谋士,大有不同呵。这位女英雄是谁,就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秦良玉。明朝万历四十七年二月,秦良玉在四川,接到出山海关御敌檄文,当即召集部下,勉以卫国杀敌之意。部下无不摩拳擦掌,勇气百倍。秦良玉命她的哥哥秦邦屏带了一支兵马,作为先锋,兼程前进。她的弟弟民屏,带一支兵随后继去。她也一同起身,分拨往关外出发。杨经略见诸路援兵先后到齐,深恐师老财匮,乃订期命四路人马同时进攻。总兵马林出开原,攻北路,杜松出抚顺,攻西路。李如柏出清河,攻南路,刘挺出宽甸,攻东南。并分派各土司兵及朝鲜兵为助,于三月间在二道关会齐。适值大雪,天上地下,满成银装的世界。塞外的地方,本来就非常的冷,再一经雪花飘飞,那个冷简直要堕指裂肤了。那时各军在半途受了许多的痛苦,人马大半冻僵,只好缓缓前行。惟那杜松,他本是山海关总兵,对于关外的雪,算是司空见惯,因他的部下,久在塞外作战的原故,当下那杜松一见降了大雪,顿时高兴起来,想夺头功,便令军士冒雪西进。到了浑河,冰冻未开。杜松一声令下,人马一齐径渡,不料正渡的中间,那冰冻忽解,溺死了军士多人。渡过了对岸,有满洲兵三队迎战。那秦邦屏领土司兵隶杜松部下,当时挥刀纵马,指挥手下的兵接战。满兵不敌,退走。杜军踊跃争先,追逐至萨尔浒山。此地系满洲要塞。那英明皇帝听得杜军进攻,急率大队人马迎击。那时雪虽已止,北风怒吼,如刀刮面天地晦冥如黑夜。杜松令军中点起火炬,却被满洲兵由暗处看明,箭射刀砍了一阵,可怜那秦良玉她哥哥邦屏中箭而死。她的弟弟民屏,赶上去救,又被满洲兵包围,冲突不出。正在危急的时候,秦良玉引兵随后到了,她接了哥哥已死弟弟被困的消息,发狼咬碎银牙,倒竖蛾眉,恨不立刻把满洲国兵踏成肉饼。急忙带兵策应,她弟弟正在乱马军中,舞动大砍刀,横七竖八地乱砍,秦良玉一马当先,杀开一条血路,救出了她的弟弟。毕竟寡不敌众只好且战且退。秦良玉从万马军中,把她弟弟救出,当下姊弟二人,收拾部下残余兵士,一面战,一面走,秦良玉自己断后,力拒追兵。满洲兵见她杀法骁勇,也不敢十分逼她,只将那杜松的大军,杀的七零八落,那杜总兵也中箭而亡。杨经略这次出兵,总算是丧师辱国了。这且不去说他,崇祯二年冬,满洲兵由龙井关破洪山口大安口,会于遵化。山海关总兵闻惊率兵入援,战死,全军覆没。满洲兵遂入遵化。复越苏州而西,徇三河,破顺义并散放传单于各城。进薄京城,营于城北北土城关之东。总兵满挂以五千骑入援,屯德胜门外,与满洲兵战,不利,负伤。崇祯皇帝使中官劳以牛酒,令人休城。时满洲兵甚盛,京城兵力单弱。督师袁崇焕闻警,即统大军入关。所过诸城,留兵以守。入见,请速诏谕各省勤王,秦良玉接读诏旨,立即率领本部兵,不分昼夜,赶程北上。三年春,始至京师,正值满洲清兵自德胜门移营南苑,进攻永定门。满桂祖大寿等战死,四面皆满洲兵,秦良玉甫至。不及安营,下令进击秦良玉部皆系久经训练,百战劲兵,无不一可当百。当下人驰马骤,喊声震天,如风发潮涌一般,刀砍枪刺,凶猛异常。满洲兵入京以来,从未见此生龙活虎般的军队。良玉舞动铁杆枪,如飘瑞雪,如散梨花,往来冲突,马头到处,死尸如墙一般的倒下来。满洲兵纷纷退避,秦良玉方传令择地安下营寨。崇祯皇帝闻秦良玉来,甚是欢喜,使中官送牛酒慰劳,并令其兵队入城驻守。又召见秦良玉于平台。因她是个女子,能赤心为国,不辞艰苦,亲率军队,北上勤王,殊属忠勇可嘉,当即勉励备至。并亲洒御翰,赐她四首诗。那诗里面有两句,是说她比男子强,赞美她是个奇女子。原诗的那两句,便是“世间不少奇男子,谁肯沙场万里行”。秦良玉当时见崇祯皇帝如此的优待,她自然感激涕零,叩首谢恩,立誓死战报国。时北京各路援兵云集,声威大震。满洲兵亦以孤军深入,终非长策,乃致书明朝政府议和。崇祯皇帝令诸臣议,皆请许和,以解民困,再图后举。遂复书如约,满洲兵乃取道冷口而归。各勤王兵亦先后各回原地。秦良玉见满洲兵已去,亦陛辞回石硅。崇祯皇帝对于秦良玉,特别赏识,当下勉以始终自爱,为国宣力,勿负朕厚望之意。秦良玉敬谨受命率部兵由北京返驻原防地去了。到了现在,北平骡马市大街,有一条胡同,叫四川营,就时当时秦良玉驻兵的地方。胡同内有一所全蜀会馆,就是她的司令部大本营旧址。教场口就是她操兵的防地。这是无人不知的。正是:莫嫌脂粉无颜色须眉犹让女将军要知清兵后来如何,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