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回

 

皇言如纶太后下嫁  属邦有美睿王求婚






  却说顺治帝和太后进了北京城,多尔衮日夜在宫中商量大计,择定十月初一日登极。是日黎明,顺治帝坐武英殿,文武百官,一齐拜倒在地,三呼万岁。当下传下三道谕旨。第一道,是把明朝改称大清,大赦天下,蠲免全国赋税一年;第二道,是令天下臣民,限定在十日内,一律剃发;第三道,是封阿济格为靖远大将军,会同吴三桂尚可喜等,由大同边外,会合蒙古兵士,入榆林延安,攻陕西背后,去剿灭李自成一班贼寇。又封多铎为定国大将军,会同孔有德一班降将,直下江南,去收复明朝天下。单说这剃发一道上谕,当时也不知死了多少忠臣义士。这且不去说他。如今再说多尔衮分发各路兵马已毕,便天天在宫里陪伴着太后取乐。这时小玉妃和豪格的福晋,已随着太后进京。多尔衮因别有所恋,不常回府,小玉妃这口酸气,实在按捺不住。一天清早起来,头也不梳,衣服也不换,坐着府里的车子,直闯进慈宁宫来。那把守宫门的太监和宫女们,见她来势汹汹,上前拦住。小玉妃一肚子怨气,无处发泄,便在外院指天画地地大骂起来。口口声声要唤多尔衮出来,和他评评理。她骂到十分气恼的时候,把皇太后和多尔衮两人的私情事体,统统喊了出来。吓得那班太监宫女们,掩着耳朵,不想听她的话。后来有几个宫女,上前说了许多好话,拉她到西书房去坐。一面又打发人到里面去通报。停了一会,宫女传出话来,请福晋先回,王爷今夜一定回府。小玉妃无可奈何,只得上车回去。到了傍晚时候,多尔衮果然回府来了。小玉妃一见他,便把日间的气愤,一齐抛在九霄云外,眉飞目笑的把他接进房去。多尔衮也并不提起日间的事体。用过了晚膳,便宿在小玉妃房里。侍妾们看了这情形,十分诧异,到了第二天早起,大家到小玉妃房里伺候,只见那小玉妃直挺挺地躺在床上,七孔流血,早已死去。这明明是被多尔衮谋杀的,谁也不敢声张。多尔衮传了两个差官来,嘱咐他购办衣衾棺廓,草草收殓。外面只知道睿王福晋是害急病死的,照常开吊出丧。事过之后,多尔衮依旧向宫里一溜,十天八天不见他出来。他叔嫂两人的秘密,自从那天给小玉妃揭穿,闹得宫里宫外,人人知道。这个风声传到顺治帝耳朵里,虽然他年纪幼小,却也觉得十分难受,肚子里又羞又气。谁知那时有一位礼部尚书钱谦益,早已看出摄政王和皇后的心病,便大胆上了一本奏章。说皇太后正在盛年,独处深宫,必多伤感,摄政王功高位尊,又值断弦,不如请太后下嫁摄政王。既足以解太后之孤寂,又借以酬皇叔之大功。这个奏章,原是多尔衮看的,他看了不由得心花怒放,当即带了奏章进宫,和太后商量。太后到了这时,却害起羞来,溜了多尔衮一眼,笑说道:“俺不知道,你和他们商量去。”

  多尔衮回到自己的府中,把钱谦益请来。两人商量了一夜,第二天,钱谦益上朝,把这个意思奏明皇上。又说从此皇太后摄和政王,定了名分,免得外人多说闲话。顺治帝当即准奏,发下一道上谕来。说道:朕以冲龄践祚,定鼎燕京。表正万方。廓清四海,藐躬凉德。曷克臻斯,幸内禀圣母皇太后训迪之贤,外仗皇叔摄政王匡扶之力,一心一德。斯能奠此丕基。顾念皇太后自皇考殡天之后,攀龙髯而望帝,未免伤心,和熊胆以教儿,难开笑口。幸以摄政王托股肱之任,寄心腹之司,宠沐慈恩,优承懿眷。功成逐鹿,抒赤胆以推诚。望重扬鹰,掬丹心而辅翼。金腾靖乱。立姬公负之勋,铁券酬庸。乏邱嫂羹之怨,借此观胪萱室。用纾别鹄之悲。从教喜溢椒宫,免唱离鸾之曲。与使守经执礼。何如通变行权,既全夫夫妇妇之伦,益慰长长亲亲之念。呜呼,礼经具在,不废再醮之文。家法相沿,讵有重婚之律。圣人何妨达节,大孝尤贵顺亲,朕之苦衷,当为天下臣民所共谅。其大婚仪典,着礼部核议奏闻,候朕施行。钦此。礼部接了圣旨,便议定太后下嫁的礼节。派和硕亲王充钦派大婚正使。饶馀郡王充大婚副使,先拣定下聘吉日,正副使引道摄政王到午门外行纳采礼。那礼单上写着:文马二十匹、甲胄二十副、缎二百疋、布四百疋、黄金四百两、银二万两、金茶具两副、银茶具四副、银盆四只、间马四十匹、驼甲四十副,礼物陈列于太和殿。在乾清宫赐摄政王筵宴宴毕,到寿宁宫行三跪九叩首谢礼。到了大婚这一天,摄政王排齐全副执事,什么旌旗锦帜扇灯华盖等,种种色色,应有尽有。共用内监一千二百四十六人拿着,从大清门进接到寿宁宫门口。沿路铺着黄沙,站满了执事。摄政王多尔衮端坐辇里,后面六百名御林军,各各掮着豹尾枪、仪刀、弓、矢。骑在马上,耀武扬威。最后面竖着一面黄龙大,慢慢地走进宫门去。宫里面早有一班亲王福晋,贝勒贝子夫人,内务大臣命妇,内管领命妇等,在内院伺候。到了吉时,皇太后穿着吉服,皇帝率领一班王公大臣,到内宫行三跪九叩首礼请皇太后升辇。十六位女官,三十二名内监,负辇出宫。陪送的福晋夫人命妇,各各坐着彤舆,跟在后面。摄政王的金辇,在右面护行。到了王邸门口,仪仗站住。到仪门口,大小官员站住。到了正院,金辇停下,女官上去把太后扶出来,进西院暂息。到了合卺吉时女官扶太后出来,跪献合卺酒。摄政王和太后行了合卺礼,送进洞房。第二天,顺治帝登太和殿,百官上表庆贺。传谕在东西两偏殿赐宴群臣。从此以后,皇帝下旨称睿王为皇父摄政王。每日早朝,皇父摄政王坐在皇帝右面,同受百官跪拜。太后自从嫁了摄政王后,终日在新房里寻欢取乐,忘了自己是快四十岁的人,还是和二八新娘一般。好在她生成一副娇嫩皮肤,妍媚容貌,望去好似二十许少妇。多尔衮因为两人定了名份,没有什么顾忌地方,这恩情自然觉得格外浓厚。待到满月以后,不知不觉又渐渐的冷淡起来。这是什么原因,从来有一句俗话,家花不及野花香,他叔嫂两人,从前幽期密会,倍觉恩爱,如今定了名分,毫无顾忌,反觉得平淡无奇。再加一个是半老徐娘,一个正在壮年,便渐渐的有点不对劲了。因此多尔衮常常溜到侄儿媳妇房中去寻乐。给太后知道了,未免掀起醋海风波。这时那位大学士洪承畴,原是太后的旧相识,太后常常把他召进府中。摄政王不在跟前的时候,和他谈谈解解闷儿。后来给摄政王知道了,心里又十分不快,两人各怀着鬼胎,又不便说破。只可马马虎虎,过得一时,便算一时。且说豫王多铎自从带兵南下,打平了南边各省,享用繁华。他手下军官,知道他甚好女色,掳得美貌妇女,便来献纳。那江南女子,细腻柔媚,另有一种风态。豫王府中,粉白黛绿,卷着四五十个,都是绝世佳人。内有一位寡妇刘三秀,年已半老,却长得玉肌花貌,妍媚动人,最得豫王庞爱,封她做王妃。恰巧端阳佳节,豫王带着刘三秀在江边看龙舟,想起太后在宫中,虽享尽荣华,却不曾见过这水上的玩意儿,便定造了十只龙舟,选了二十个美貌女子,连同船户乐队,一齐献进北京,孝敬太后。太后吩咐在三海里开龙舟大会,邀集许多福晋夫人命妇,在水道路看龙舟。顺治帝坐在正中,摄政王陪在一旁。那十条龙舟,打起十番罗鼓,在水面上摇来摇去,做出许多花样来。后来那十条龙舟,一齐驶近水阁,那二十个女孩儿,讨皇太后皇上的赏。太后看她们有趣,使吩咐太监,把预备下的二十箩碎银衣服玩具果品,送上船去。大家正看女孩儿的时候,忽然一个大汉,从船头上跳过阁来,手擎钢刀,直向摄政王杀来。摄政王眼快,忙走避时,钢刀也下去得快,斩死了一个小太监。阁子里顿时大乱起来。御林军一拥上前,把这刺客捉住,发下刑部审问。那剌客直认是有一位天下第一个大人,叫他来行刺的。问他这位大人叫什么名字,他又不肯说。第二天,再从牢里提出来审问,那刺客早已自刎死了。摄政王知道,十分动怒,把刑部尚书和一班承审官员,一齐革职。又想那刺客是从江南来的,豫王却与自己原有宿怨,说不定是他指使。想到这里,又十分生气,立刻和太后说明,下一道圣旨,把江南总督革职派洪承畴去继任。暗暗嘱咐他多立兵队,慢慢地收伏豫王的兵权。这一来,把洪承畴调开拔去一个眼中钉。这都是保洛会的计策,惟是摄政王自从遇刺之后,不免时有戒心,太后虽说下嫁,在摄政王府中,只住了两个月,仍回慈宁宫去住着。摄政王宫中府中,跑来跑去,怕遭人暗算,也不常进宫去。只在府中和侄儿媳妇寻欢作乐。日子久了,又觉得腻烦起来。这时朝鲜派大臣金玉声来进贡,住在客馆里。摄政王派何洛会去招待他。那金玉声偶然说起他国王两位公主,长得如何美丽娉婷。何洛会悄悄地告诉摄政王,摄政王在府中正住得乏味,听了这个消息,顿时神采奕奕,吩咐何洛会如此如此去行事。何洛会得了命令便和金玉声商量,那金玉声听是摄政王的意思,忙回国去奏明国王。那国王李溟,听说摄政王要娶他两位公主去做妃子。他正要仰攀上国,便一口答应。一面对两位公主说明,还是这两位公主有主意,她姊妹二人说,到大国去做王妃,原没有什么不愿意。但是听说大清国皇太后下嫁摄政王,宠擅长房,我姊妹二人嫁过去,万一受她欺侮,那时后悔无及。不若请那摄政王到俺国中来成亲,替俺姊妹盖造一座高大的邸第,俺姊妹永远在邸中住着。这一来,不致离开亲生父母,又不致远离异邦,任人簸弄。朝鲜王见她言之成理,便打发人照她们的意思,回复摄政王。摄政王也很愿意避开皇太后的耳目,但是堂堂一个摄政王,到属国里去做亲,不免太不成体统。想来想去,总想不出一个妥善的办法。正是:刻意安排忙撮合个中周折费商量欲知多尔衮婚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