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回

 

废东宫诸子争太子  进王府哥儿变姐儿






  却说康熙皇帝自从大兴文字狱之后,一班文人,从此结舌,海内安息,惟是宫庭里正闹得乱七八糟。大家瞒着皇帝,皇帝也毫不知觉。一日忽然想起太子,要召他进宫相见。谁知这时太子已病得不像个人儿,当下太子的师傅熊赐履、内大臣索额图等,听见有旨传唤知道万难包瞒,只得把太子送进宫去。这是皇子胤、胤祯、胤祀、胤等十个兄弟,都站在一旁。太子见了父皇,也不知道请安行礼,一味狂叫狂跳。皇帝十分诧异,忙问时,才知他害病已久,无可救药。第二天早朝,问文武大臣如何处置太子。那大学士张英、张廷玉、贝勒隆科多、大将军年羹尧、阁老陈世倌,都是和雍王一鼻孔出气的,便纷纷奏请废去太子。皇帝也明知胤病到这般地步,不能再为东宫太子,便下旨废太子为庶人,退出东宫。这消息传到各皇子耳朵里,个个欢喜,妄想自己补升太子。内中八阿哥胤祀,最是阴险,他满心要谋这太子的地位,在暗地里花了许多银钱,买通内大臣阿灵阿、散秩大臣鄂伦岱、尚书王鸿绪、侍郎揆叙等一班大臣。这时却巧皇帝有旨下来,命达尔汉亲王、额班第等会同满汉大臣,共议继立太子的事阿灵阿等得了八阿哥的好处,便悄悄地写了八阿哥三个字,送进宫去。皇帝在诸皇子中,最不喜欢八阿哥。况且八阿哥的品行也最坏,面貌又最不漂亮,皇帝知道其中有弊,坐朝的时候,追问这件事体,声色俱厉。大学士张玉书,便把阿灵等阿一班大臣,如何交好八阿哥,如何私立党派,一一奏明,皇帝震怒,立刻下旨把阿灵阿等一班大臣拿下,交康亲王椿泰审问定罪,同时胤府里,请喇嘛作法镇压太子的事体,也败露了。原来东宫有一个内监名韦凤的,调在直郡王府当差,从小太监嘴里打听个事体,立刻去大内告发。皇帝即打发内大臣带同侍卫官,人不知鬼不觉地直冲进直郡王府。在后花园中,果然发掘一个草人。那草人身上写着太子的名字生辰八字,当胸钉一枚铁钉,上面淋着狗血,又有五个纸剪成的鬼怪,一块儿埋在泥里。皇帝看了这些镇压的东西,气得顿足大骂,吩咐把一干人等捉交宗人府审问。接着下旨革去大阿哥直郡王的爵位,在王府中幽禁起来。全府奴仆人等,都赏给十四皇子胤。那喇嘛巴汉格隆,驱逐回蒙古。这一来,胤的病势,去得干干净净,依旧是循规蹈矩。皇帝仍旧立做太子,接回东宫。第六次巡幸江南,依然派他监国。那班皇子,见胤回复了太子的地位,愈加妒忌,但一时也无可奈何。惟有四皇子胤祯,却照样结纳大臣,蓄养侠士。那大臣中,要算大将军年羹尧、阁老陈世倌,和他交情最厚。年陈两位太太常常进王府去,那王妃钮钴禄氏,也和这两位太太十分亲热,有时王妃也到年陈两家去游玩。那年家有一位姨太太,名叫小萍,长得十分美貌,性情也和顺,王妃也甚爱她。回去对雍王说了,雍王便记在心里。一日见着年大将军,故意问起小萍,又说了许多羡慕的话年大将军倒也心灵慷慨,回到家里,便把小萍送进雍王府来,伺候王爷。这一来,雍王把个年大将军感激到十二分。你想好好的一个美人儿,年大将军如何肯轻轻地送与别人,这里却有一个缘故。原来年大将军,最不喜欢的是美人儿。说她是好看不中吃的。年大将军身材魁伟,每天非有五六个粗蛮的村妇服侍他,不能安睡。因此那班美貌佳人,只可作画中娇宠。那天听见雍王提及小萍,索性做一个人情,把她送去。雍王得了小萍,非常宠爱。这时钮钴禄氏肚子里有孕,便由得雍王去服侍这位新宠。雍王年纪也不小了,膝下却没有一个儿子,在钮钴禄氏也很想生一个儿子。恰巧陈阁老的太太,和她同时受孕,两人见面,常常说着笑话,咱俩倘然各生一个孩儿,便不必说,倘然养下一男一女来,便给他配成夫妻。陈太太听了这个话,忙说不敢当。咱们是草野贱种,如何配得上天皇贵胄。这也不过是她女太太们说着玩罢了。谁知听者无心,言者有意,当日陈太太告辞出府,便有一个值上房的妈妈,见左右无人,悄悄地对妃子说道:“俺王爷不是常常怨恨着娘娘不养一个男孩儿吗,娘娘也因为自己不曾养得一男半女,所以王爷在外面招花惹草,也不便去干预他。如今老身倒有一计,此番娘娘倘然养下一个男孩儿来,自然说得嘴响,倘然养下一个女孩子,只要如此如此,便也不妨事了。”

  妃子听了她这个计策,连连点头称是。这且不去说他。却说雍郡王因要谋夺太子,结交许多大臣,就中如张廷玉、张英、陈世倌、年羹尧、隆科多等,都是他的死党。每日退出朝来,统聚集在雍王府里,商议机密大事。后来陈世倌一连三天不曾到王府,把个雍王闹急了。因为陈世倌官居阁老,手握大权,国家大政,都要和他商量。到第四天进府,雍王问他家中有什么要事,陈世倌笑说道:“不瞒诸位,下官虚度五十岁,膝下犹虚,前天内人分娩,托王爷洪福,居然养下一个男孩儿来,因此在家料理,担搁了此间公事。”

  众人听了,齐向阁老贺喜。接着又商量大事。年羹尧说道:“昨天接到边报,噶尔丹部兵马,已到乌搂穆秦地方。皇上意思,要打发裕亲王和太子带兵去抵敌。此番太子出关,又是我们的绝好机会,切不可错过。”

  接着又商定了几件大计,各自退去。雍王退进内室,王妃出来迎接。雍王看她捧着一个大肚子,便想起陈世倌生了一个男孩儿的事,当下对王妃说了。王妃心中不觉着急,不知肚子里的将来到底是男是女,向管事妈妈看了一眼,那妈妈也点头会意,隔了三天,王妃也分娩了,王爷忙着人进去问是男是女,里面报出来说道:“恭吉王爷,添了一位小王爷。”

  雍王顿时欢喜得眉开眼笑。接着文武官员纷纷前来道贺。到了三朝,府中摆下筵宴,一连热闹了七八天。便是那班官太太也一齐到王妃跟前请安贺喜。王妃和陈世倌的太太,平日最说得投机,如今陈太太生产在月中,不能到王府来,王妃也日日记念着她。好容易望到满月,陈太太又害病不能出门,把个王妃急得没法,自己满月以后,便亲自到阁老府中探望,陈太太把小孩儿抱出来,王妃看他面貌饱满,皮肉白净,抱过怀里,只是唤宝贝。王妃和陈太太商量,要把这小孩子抱进府去,给王爷和姬妾们见见。陈太太心中极不愿意,但碍着王妃的面子,只得答应下来。把小孩子打扮一番,又唤自己的乳母抱着,跟着王妃进府去。那乳母抱着孩子,走到内院里,便有王府妈妈出来,抱进上屋去,吩咐乳母在下屋子守候。许多侍女,陪着这乳母问长问短,又拿出菜来劝她吃喝,直混到天色靠晚,乳母吃的醉醺醺了,只见府里的妈妈,把小孩子抱出来,脸上罩着方绣双龙的黄绸子,乳母上来接过怀里,一手要去揭那方绸子,那妈妈忙拦住说,小官官已经睡熟了,快抱回去吧。接着一个侍女,捧出一只小箱子来,另外有一封银子,说是赏乳母的。那小箱子都是王爷和娘娘见面礼儿。乳母得了银子,满心欢喜,匆匆上车回去。到得家里,陈太太见小孩子睡熟了,忙抱去轻轻地放在床上。打开那小箱子一看,陈太太不觉吃了一惊:里面有圆眼似的珍珠十二粒,金刚石六粒,琥珀、猫儿眼、白玉、戒指、珠钏、和宝石环,都是大内极贵重的宝物。最奇怪的,有一只玻璃翠的簪子,和羊脂白玉簪子,珠子翡翠宝石的耳环,也有二三十副。这封见面礼儿,至少也值得一百万两银子。陈太太看了笑道:“这王妃把我们哥儿当作姐儿看了,怎么赏起簪子和耳环子来呢。难道叫俺们哥儿,梳者旗头穿着耳朵不成。”

  那乳母接着说道:“亏王妃想得仔细,这簪儿环儿,大概留着给俺哥儿长大起来娶媳妇用的。”

  两人正说着,那小孩子在床上哇的哭醒。乳母忙床前去抱时,只听得她嘴里啊唷连声陈太太也走来看,由不得连声嚷着奇怪,接着又顿足大哭嚷道:“俺的哥儿到什么地方去了?”

  这一声喊,顿时哄动了合府的人,都到上房里来探问。陈老阁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匆匆踏进房门,见他夫人满面淌着泪,嚷道:“我好好一个哥儿,到王府里去了一趟,怎么变成姐儿了。”

  陈老阁听了,心中便已明白。忙摇着手说,莫声张,一面叫屋子里的人一齐出去关上房门,把乳母唤到近身旁,低低地盘问她。那乳母一面拭着泪,一面把如何到王府去如何一个妈妈把哥儿抱进去,如何直到靠晚送出来,如何不许她揭那方罩脸的绸子。回家来如何哥儿变变了姐儿的话统统说了。陈阁老听了,更加明了。便对乳娘说道:“哥儿姐儿你莫管,你住在俺家中好好地乳着孩子,到王府去的事,以后不许提起一个字,倘然再有闲言闲语,俺先取了你的性命。”

  喝一声退出,陈阁老便对他夫人说道:“这明明是王妃养了一个小公主,只因她一向瞒着王爷,说是养了男孩子,如今把俺孩子带进府去,趁此掉换一个,俺们如今非但不能向王妃去要回来,并且不能声张,倘然一露风声,俺孩子的性命,固然不保,便是俺一家人的性命,都要不保了。好太太,千万莫再提起了,俺们命中有子终是有子的,你既养过一个哥儿,也许养第二个哥儿呢。”

  陈太太吃她丈夫劝戒,便也明白。从此以后,陈家上下绝口不谈此事,看看到了第二个满月,王妃才把孩子抱出来,给雍王爷见面。雍王看他白净肥胖,又是妃子钮钴禄氏所生的,便十分宠爱。看官须记着,这是陈阁老的嫡亲儿子,也便是将来的高宗皇帝。这时陈世倌深怕事体败露,拖累自己,便一再上书,求皇上放归田里。正是:解甲归来辞俗累知机一去乐余生欲知陈阁老辞官情形如何,且听下回争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