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回

 

守贞节烈女惨死  儆荒淫皇后苦谏






  却说乾隆帝看见这一班舞女队中,正在出神,忽然走出一个垂髫女郎,轻云冉冉,艳绝人寰,身披羽氅,下曳霓裳,珠喉巧转,舞袖翩翩,手中捧着玉盘,盛着一个宝瓶,走近御船,献与皇帝。乾隆帝看她秀色可餐,笑靥承睫,不觉心旌怡荡。看她翠袖里露出纤纤玉手,指爪儿养着七八寸长。乾隆帝笑问道:“卿可是麻姑再世,朕要问你小名儿是什么。”

  女郎见问,低着奏道:“小女子贱名昭容。”

  接着掩袖一笑,横波一转,皇帝急命内监拉住她裙有儿,她已惊鸿一瞥,跑回去了。唱起霓裳羽衣曲,一群女儿,和着唱。歌声娓娓,动人心魄。乾隆帝即命赏雪如玉如意一柄,碧犀班指及粉盏各一节,金瓶一对,绿玉簪一对,赤瑛杯一只,白玉杯一只,珠串一挂。昭容也赏玉如意一柄,金瓶一对,绿玉簪一对,隆重帝珠串一挂。其余女郎各赏玉簪一支,珠串一挂。雪如昭容领着一班女儿谢赏。到了晚上,乾隆帝就传她两人到御舟上接寝。那昭容原是雪如的妹子,豆蔻年华,初经雨露。乾隆帝看她娇憨可怜,愈加宠爱。第二天,那汪如龙领了圣旨,谢恩出来,赏二口顶翎载银五十万两。叫他先回扬州,照料一切。汪便回去,耀武扬威,更不把江鹤亭放在眼里了。怎知那位江鹤亭和蕙风,暗地里已备新奇玩艺儿,与汪如龙争宠争胜,他却睡在梦里呵。那御舟出了扬州忽听见两岸上有娇声唱曲子的。皇帝推窗一看,见两岸有两队妇子,一队穿青色衫裙,一队穿红色衫裙,两队共有一百个妇子,个个全长的妖娆白净,每人肩上,全背着一根五色牵绳。那一百根小绳子,全归总在两大根牵绳上面。这两大根牵绳,系用五色绸带子缠的,绑在御舟上一根牙杆上,牙杆下面,插着绣花的小龙旗。从船头上一直插到船尾。船的两舷,又有两队妇女打乐,一队是穿着绀色衣衫的女儿尼,一队穿着绛色衣衫的道姑。个个面上施着脂粉,妩媚万状。船上的着乐,岸上的拉着纤,一对一声地,唱着香艳的曲子。皇帝看了,不觉心花怒放。回头问太监们道:“这是什么?”

  那总管太监回奏说道:“这是扬州绅士江鹤亭孝敬的,名叫龙须绕。”

  皇帝再看时,见两岸遍种着桃柳,桃花如火,柳叶成荫一红一绿,相映成色,那桃柳树下,又摆着锦帏。每隔一里,筑成一座锦亭。亭中帷帐茵褥,色色俱全。皇帝问那亭子做什么用的,总管回奏说:“是预备那妇女们休息住宿用的。”

  皇帝笑道:“两岸风景甚佳。朕也上岸看看她们去。”

  太监听了,忙吩咐停船。皇帝步下船头,百官上来迎接。护卫着皇帝,走入锦亭,见里面妆台镜屏,陈列的十分精美。皇帝遂传那四队妇女进来,第一队穿红色衫裙的是闺女,桃眉可眼娇小可怜;第二队穿青色衫裙的是寡妇,雅淡梳装,别饶风韵;第三队是女尼,第四队是道姑。妖冶动人,风流异常。皇帝见了她们,不禁笑遂颜开,伸过手去,抚着她们的粉颈,握着她们的纤手。那般妇女便觉得十分荣耀。传旨下去,每人赏一个金瓶,银钱五百块。又传旨留下王氏汪二姑陈四姨玉尼四人。那陈四姨是青衣队的魁首,虽说是一个寡妇,却是年轻美貌,万分妖娆。那王氏是道姑的魁首,长的玉立亭亭,神韵清远。两人得了皇帝的召幸,便曲意逢迎。拿出全副本领勾引。把个皇帝美的颠倒昏迷,十分快乐。那汪二姑是红衣队的班头,玉尼是女尼的班头,讲到她两人的姿色,实在胜过陈四姨,王氏两人。一笑倾城,花容雪肤。这四队的妇女有谁能赶上她二人的那种美貌。无奈她二人全长的桃李之姿,冰霜之操。全因为不合皇帝的心意,可怜一个死在乱棍之下,一个死在水里。汪二姑原是穷村家女,她父亲卖瓜果度日。二姑因从小死了母亲,便自操井臼,虽说乱头粗服,但她那副美丽容光,总是不能遮掩的。村中见这天仙似的女孩,如何肯轻轻放过。便有几个无赖,常常到二姑家中去胡闹。后来恼了二姑的父亲,把那无赖告到当官。官厅派了几个差役来,把无赖捉去。从此这汪二姑的美貌,连官府也知道了。此番江鹤亭承办接驾,要讨皇帝的好儿,便想出这龙须绕纤的法子来,四处搜求妇女。知道二姑的美名,便托官府用重金去请来。那二姑起初不肯,后来她父亲贪图钱多,再三劝说又说不用去见皇帝。那拉纤也是装作样儿,不用费力的事情。二姑没奈何,也只得去了。到了那里,自有管事婆婆给个香汤沐浴,披上锦绣,施上脂粉,顿觉容光焕发,妩媚动人。管事婆婆便派她为红衣领班。这时皇帝先召陈四姨王氏进去,传说出来,她两人受了皇帝的临幸,得了上万的银钱赏赐。大凡妇女的虚荣心是免不了的,听了这番传言,谁不羡慕。停了一会,圣旨出来,传汪二姑进去。那二姑知道这一进去。凶多吉少,便抵死不肯。无奈那两个太监,气力很大,拉着她两条粉臂,硬让她进去。在亭外的人,只听得亭子里二姑的哭声,十分凄惨。接着两个太监慌慌忙忙地出来,又把朱家女儿拉了进去。那朱家女儿颜色也长得不错,现当红衣队副班头。只因汪二姑见了皇帝,十分倔强她便叫朱家女儿进去替她。这时亭子里面,有许多妇女候着。半晌,只见一个小太监,扶着朱家女儿出来。大家看时,只见她云鬓蓬松,红霞满面,低着头出来。那髻儿上早已插着一支双凤珠钗,凤口含着一粒桂圆大的明珠。就说这粒珠子,也价值万金。再看她臂上,套着一对金镶玉琢的镯儿。众妇女围着她,口中啧啧称羡。又停了一回,太监出来传唤侍卫,把汪二姑尸首拖出去。便有两个侍卫进去,把汪二姑的尸首横拖竖拽的,拉出亭外来。只见那尸首,双目紧闭,血迹模糊,大家见这情形,便去问那朱家女儿。那朱家女儿说道“我走进亭子去,只见皇帝手里拖着那汪二姑。二姑一边哭吵着,一边抵拒着。恼了皇帝,把她推在地下,喝声拉下去打死。只见走过两个太监来,手中拿着朱漆长棍,揪着二姑头发,到隔室去。这时我正受着皇帝的临幸,耳中听着二姑的惨号声,吓得早已魂灵出了腔子。想来二姑被太监打死了。”

  大家听见朱家女儿的话,不觉汁毛倒竖。后来二姑的父亲,寻到这地方来,地方官推说是急病死的。她父亲也无可奈何,只得把女儿的尸身运回去埋葬。当时还有一个玉尼,见二姑死得如此凄惨,知道自己当女尼班头,免不了这丑事,她觑着帝人不留心的时候,蹼通一声,跳在水里。那管事的,怕给皇帝知道惹起公案来,便也听她淹死,不去救她。一面另选了一个尼姑献上皇帝。皇帝此次一路游玩,召幸共有十六人,这全是江鹤亭一人的心思财力。皇帝心中也感激他,便把江鹤亭召进去,当面嘉奖了一番,赏他红顶花翎。又吩咐江南宁藩司,赏银六十万两那江鹤亭感激皇帝恩德,便把自己家里的樗园,献与皇上。皇帝便把那班召幸过的女人,安置在各处名胜地方。江鹤亭又把最宠爱的姨太太郭氏,献与皇上。那郭氏虽说嫁了江鹤亭,只因她年纪太小,还不曾破身。那郭氏伺候皇上的第一晚,还是一个处女。皇帝十分喜欢,令她在园中碧城十二楼上居住,封她做姻花院主。那郭氏有一个大丫头,姓蒋,年纪也有十八岁了,生性去十分放荡,她伺候男人的时候,却什么把戏都玩得出来。这时不知怎的,却勾搭上了乾隆皇帝。乾隆皇帝一生玩女人,却不曾经过这味儿,便又把蒋氏百般的宠爱起来。乾隆皇帝到杭州后,把这些妇女都寄在樗园里面,独把这蒋氏带在身旁。船到苏州地方乾隆皇帝忽然想起金阊女闾,妙甲天下。朕贵为天子,深恨不能享民间之乐。当时把这意思对总管太监说了。那太监十分解意,便悄悄叮嘱接驾的官员,又因日间皇帝公然宿娼,招人议论,在夜静的时候,用蒲轮小车,把那金阊名花,送上御舟来。粉白黛绿,共有三十六个。吴侬软语,花柳娇态,早把这位风流天子,心眼儿醉倒了。乾隆皇帝吩咐设宴,共那三十六枝名花轮流把盏,又各唱艳曲一折。乾隆皇帝左拥右抱,目眩心迷,早搂着几个绝色的真个销魂去了。直玩到四更向尽,那般妓女个个辞谢了乾隆皇帝上岸坐车去了。这乾隆皇帝一路眠花宿柳,都瞒着皇太后的耳目。一来因皇太后坐船在御舟后面,不甚觉得,二来那太后手下的宫监,都得乾隆皇帝的好处,凡事都替他遮瞒。况且乾隆皇帝如有临幸,不是在宫绅家里,便是在深夜悄悄弄上船来,叫这年老龙钟的太后,如何会知道。但乾隆皇帝此番南下,种种风流事体,却瞒不住正宫富察后。在乾隆皇帝心中,只知富察后远在京城,耳目决不能及。谁知她这时却悄悄地躲在太后舟中。那富察后少年时候,和乾隆皇帝十分恩爱,她见乾隆皇帝爱偷香窃玉,心中如何不恼。又打听皇上第一次南巡,宠幸雪如,在京城里又宠幸何三姑,此番南巡皇后便求着乾隆帝要一同去。乾隆帝不愿意,皇后便和太后说通了,扮太后的侍女,混出京来悄悄的躲在太后的船中一路上派几个心腹太监打听乾隆帝的举动。她见乾隆帝如此荒淫如何不恼。只因太后溺爱着乾隆帝的,乾隆帝种种的事体,也不便告诉太后。自己又是私自出京的,更不能直接去见皇上。因此她一路忍耐着,如今见太监来报说,皇上把许多娼妓接上船来玩耍,把个富察后气的愁眉双锁,玉容失色。她原想立刻赶到御舟上去劝谏,又怕当着娼妓的面前,羞了皇上,碍于体统。听御舟中一阵阵欢笑声,皇后心中十分难受。她原本是极通文墨的,便回进舱去,拿起笑来便写了一本极长的奏章劝皇上须何重身体,不可荒淫。写到伤心的地方不禁俺面痛哭哭过了又写。那宫女太监们,在一旁伺候,劝又不好劝得。皇后写完了奏章,飞也似地走出后舱。因为前舱有太后睡着,怕惊醒了她。皇后这时,从后舱踏上跳板,宫女太监忙去搀扶着。皇后一边走着,一边望着前面的御舟,猛然瞧见前面的御舟,挂着一盏红灯,闪闪灿灿的灯光却正射在皇后眼帘,把个皇后气得话也说不出来。伸着手腕两眼一翻,倒在扶搀的宫女怀中。吓得那宫女又不敢声张,又不敢叫唤,只得扶着皇后回去。那皇后慢慢地清醒过来,那眼泪却是直淌下来。你道那皇后为什么如此伤心呢,下文自有分晓。正是:天下妇人皆嫉妒从来禁院秽闻多要知皇后见驾后如何情形,且听下文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