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回

 

珠光宝气点缀名园  雾鬟云发巡幸别馆






  话说圆明园原是中国历史上有名的建筑,这时和坤承造园中四十景,每一景或靠山,或傍水,或阔大,或精小,真是各抱地势钩心斗角。如今做书的说了半天,只说得半个园的景色讲到全园风景,最幽雅的地方,要算那安澜园一带了,什么采芳洲,飞睇亭,绿帐舫,无边风月阁,烟月清真楼,染霞楼,方壶胜景,哕鸾殿,琼华楼,蕊珠宫,三潭印月,天宇空明,清旷楼,华照楼,澡身欲德池,都是清秀高华,四时咸宜的地方。乾隆帝当日进园来,见了这些去处,赞不绝口,流连不去。和坤迎合上意,便奏请圣驾驻跸,乾隆帝依奏,他是一刻也离不了春阿妃和郭佳妃蒋佳妃三位美人,当时也把这三人搬进园来。春阿妃住蕊珠宫,郭佳妃住方壶胜景,蒋佳妃住华照楼,皇帝每天在正大光明殿坐朝朝罢回园来,便和这三个美人游玩调笑,每到春天,在哕鸾殿,琼华楼一带游玩。到夏天在采芳洲,飞睇亭,绿帷舫一带游玩。到秋天在烟月清真楼,染霞楼,三潭印月,清旷楼一带游玩到冬天在琼华楼,无风月阁游玩。有时想起别个妃嫔来,便回大内去,带着许多宫眷进园来满园游玩。有时奉着皇太后来游园,每逢四时佳节,又把文武大臣,召进园来,各处游玩,赐宴吟诗。乾隆帝自己作四十景图咏,命文学大臣和诗,刻一本诗集子,颁赐王公大臣。圆明园地方阔大,乾隆帝在里面,四时游玩,毫不厌倦。还有那和坤终日陪伴着,常常想出新鲜玩意儿来博皇上欢心。和坤在皇帝边,寸步不离,皇上和宫眷戏笑调弄,他也不避忌的。内中的郭佳妃长得白净秀美,皇帝格外宠爱她。而郭佳妃因皮肤白嫩,自己爱惜自己,她最爱洗浴,又爱那玉器,她住的屋子里,帷屏幔帐,都挂着碎玉,微风吹动,一阵阵叮当响声,十分动听。此外牙床镜台,都嵌着白玉。就是郭佳妃的衣襟裙带上,都挂着玉片儿,眉心帽沿上,也缀着一方羊脂白玉,衬着粉腮上红红的胭脂,真是娇滴滴更显红白。乾隆帝因她爱玉,凡是四方进贡来的玉,完全都摆设在郭佳妃的屋内,屋子内更有玉树一样,高同人齐,那树枝上挂着各种珠宝玩具,乾隆帝命郭佳妃自己去采取玩具,她伸去手来,那手指和玉树一般白净。乾隆帝更是宠爱,便把郭佳妃更名宾妃。这时福康安正收服和阗,那地方是出玉的。乾隆帝因宾妃爱玉,便下一道密旨,给云贵将军,叫他多行搜罗。不几天,那和阗的玉器进贡到京,设列在圆明园内。那玉有各种色别的有如白雪一般的,有黄如蜡一般的,有红如霞一般的,有绿如翠一般的。宾妃看了,拍着手,笑得她一张樱桃口合不上缝。内中有一样最贵重的东西,是把大块的白玉,雕成一匹玉马,长鬃高蹄,方眼紫鼻,露出几丝汗血斑纹。那颜色都是天然生就的,全身洁白光润,长约三尺余,高约二尺余。乾隆帝看了,笑着说道:“这玉马、宾妃,可称得双美了。”

  和坤听了便在华照楼下造了一座宝亭,把玉马供亭子中间,亭子四面,用白玉栏杆围绕着。这宾妃每天要洗澡的,有时拉着春阿和蒋佳妃同在浴池内洗澡,这时虽在夏天,和坤怕她们娇嫩皮肤受了寒冷,便在华照楼后面,造起一座大锅台来,把水烧热了,用铁管曲曲折折地钻通池底,灌进热水去,称做温泉三位美人,在温泉内洗浴,大家嬉弄一阵,皇帝靠在池边,看着她们,和坤也陪在一傍看着,那班妃子,有的在水面上抢着球的,有的爬在石狻背上唱曲子的。独有那宾妃,从浴池里出来,用两个宫女抬着她到宝马亭中,裸着身体,座在那玉马身上,四五个宫女,忙用软巾替她揩干身上的水珠,又替她浑身扑着香粉。拿一匹青纱,裹住她的身上,打开云鬓,宫女替她梳一个堕马髻儿,又有一个宫女,送上琵琶来,宾妃弹着琵琶,唱着曲儿。皇帝在椅子坐着看着,直看到她穿上衣裙,和她手拉手儿,到天宇空明纳凉去。那和坤陪着皇帝,看在眼里,回家去也和他的姬妾照样嬉弄。他姬妾有一个叫小五儿的,原是乾隆皇帝下江南的时候替他带回来送给他的,那五儿皮肤也生得十分白净,身长玉立转盼动人。皇帝曾经临幸过她一次,那五儿也仗着自己曾伺候过皇上,瞧不起同辈的姬妾们。和坤也因她是御赐的,格外宠爱她。当云贵将军进献和阗玉的时候,先请和坤过目,和坤也拿了几样到他家去,给五儿玩弄,内中有一个玉墩,五儿每天浴罢,例裸体坐在墩上,拭抹水珠,也浑身扑着香粉,命丫环替她重整云鬓。和坤也坐在一旁,忽然想起圆明园的玉马,和坤笑对五儿说道:“像你这样洁白的肌肤也配得骑在玉马上。”

  后来不多几天,那宾妃因常洗浴之故,和皇上在风地里调笑着,风寒入了骨,一病身死宾妃一死,把个乾隆帝伤心至极真是茶饭无心,神魂颠倒。虽说有春阿妃蒋佳妃等伺候着,那皇帝总是闷闷不乐,每见了那玉马,便想起了宾妃吊下泪来。后来春阿妃怕皇上伤心过甚,便悄悄地把那玉马偷出园去,交给和坤,拿出藏在内库里。谁知那和坤也要谋吞那匹玉马,便暗暗地拿回家去,给那五儿骑着取乐。这里乾隆帝见死了宾妃,连圆明园也不愿去住了。后来和坤想出法儿来,哄着皇帝到热河去。这时正到八月,清宫旧例,每到秋天,必行秋礼,在热河地方的木阑围场。乾隆帝虽常常到江南去,至期也不忘这个礼节,木阑左近,热河城里,原有康熙帝造的行宫,这地方风景古朴,天然雄伟。后来乾隆帝嫌地方太萧条,便在行宫四面添造御苑,共有三十六景。此番皇帝带了春阿妃蒋佳妃到热河来打围,臣下许多武将,各逞英雄,追飞逐走。一连打了十天,捉获了许多野兽。回到行宫里,大排延宴,召集了许多蒙古王公在别殿中赐酒赐肉那王公把眷属一齐带进宫来,皇帝见里面有几个长得英俊妩媚的,留下充做宫娥。内中有一个喀刺沁亲王的女儿,还有一个塔古牛的妹妹,都是生得俊眉秀眼,顾盼动人。皇帝封她做妃子,如今有新欢,便忘了旧恨。那两个妃子都十分信奉喇嘛的,乾隆帝便在行宫里造起高大的喇嘛庙,和北京的雍和宫相似,里面养着许多喇嘛和尚,皇帝常常带着两个妃了进庙礼佛,那喇嘛和尚也知道皇帝性格,也在庙内塑起欢喜佛来,比北京的还要塑得精巧,那欢喜佛共分三种,供奉在三座秘殿里。第一座殿,都是精钢铸的佛像,外面镀着金叶,那佛像有男佛女佛,每一对都是相对着的,或卧或坐或立,奇形怪状,荡人心魂。殿里还有一座小阁,罗帐绣围,牙床宾座,望去暗吞吞的,四面用栏杆围住,里面塑着两位佛像。一个是男身的,貂帽束珠,辫发袍褂,坐在宾座上,好似满清皇帝的模样,垂下眼皮,看着脚下。一个女身的佛像,那女佛斜靠着身体,睡在地毯上,抬着眼望着那男像,星眼斜眸,露出十分的春意,丰容盛雍,披着衣衫,望进去玉肌艳肤,一丝不挂。这小阁上只有皇上和妃嫔可以进去。第二座殿,是满挂着画像,第三座殿,满挂着绣像,那画的绣的,全是秘戏。当世有一个郎世宁,是好画手,他画了十六幅,悬挂在第二座殿里。画上的男子都画着皇帝的面貌,那女子却画得个个是美人儿。皇帝看了,心中十分欢喜。又有一个汉画工,也画了十六幅,画上的女子,却都是画着某妃的面貌,个人不同。乾隆帝看了,大怒,立刻传谕把那汉画工捉来正法。独有那喇嘛作画,十分奇怪,他先静悄悄地去盘腿坐在床上,闭目静气,坐到第七天上,他床对面的白墙上,便慢慢地露影子来了,那影子越露越浓,竟成了一幅极好的画儿,再叫进画工去,依着墙上的格局画下来。画上的面貌也有极丑的,也有极美的,但是纵横颠倒,十分动人的。那绣像,都是蒙古男人绣的,也绣得十分出神。乾隆帝带着几个宠爱的妃嫔,天天在秘殿里游玩调戏,玩厌了,又在各处风景幽美的地方去游玩。行宫三十六处,乾隆帝还嫌他狭小,传谕下去,又添造二十六景,依旧交给和坤承办。那和坤打样采料,日夜赶造。看看已到残冬,皇太后几次传旨出来,唤皇帝回宫。这时已在十二月里,乾隆帝也无可挨延了,只得摆驾回宫去。临走的时候,吩咐和坤,赶快建造,到了第二年二月底,圣驾又幸热河。乾隆帝此番出来,把幼女孝固伦公主和幼子琰,带在身边。和坤见了,这两位皇子皇女,又出奇的巴结他。常常买些新奇的玩意儿,去孝敬公主,另陪着皇子到关外各处去打猎玩耍。这时新造的二十六景已然竣工。和坤知道皇上欢喜江南的风景,在这穷荒冷落的地方装点出许多明媚艳丽的风景来,宫中有一座磬锤山,在半山冈上造着许多亭馆,四围种着合抱不交的大松树,一有四阵风声叶声,好像江心怒潮,屋子里树荫四合,凉气侵入,是皇帝避暑的地方,正屋里一方匾额,是御笔写的“万壑松涛”四字。东面沿着山坡下去,弯弯曲曲如长蛇一般,山麓一丛杂树,隐着一座高楼,名叫云山胜地。山下一汪湖水,湖面平静好似镜子一般。远望湖对面,环山如带,塔宇高低,一一倒影入水,湖中有一洲,地与水平,一头按着一条长堤,堤之两傍夹种着桃柳,洲上楼阁盘亘,洞房曲折,名曰烟雨墩,是帝王藏娇之所。入晚灯火掩映,声歌澈耳,望去好似海上仙山,洲尽头,一塔高耸,名叫占鳌塔,西面粉垣一曲,花枝出墙,名叫文园。园中小池曲桥,幽馆危阁,前后都有长廊接连,赏雨看雪,不必披氅拥盖,一树一石,都仿着河南景孝王的遗址,自然幽静。园东一阁,高跨墙外,阁下一河,荷田万顷。每到夏时,皇帝凭栏赏荷,田田翠盖,风动香来,迎面一座峭壁,一缕瀑布,倒泻入湖铮纵澎湃,好似白雨跳珠。湖岸一片平芜,花鹿鸣走。乾隆常带着妃嫔,在阁上消夏。每到午倦醒来,内监便送一杯冰水浸鹿乳,乾隆帝和妃嫔分尝。说到这便是西天极乐国了,峭壁绝顶,红墙一折,老树倒悬,便是碧霞元君庙。妃嫔进园来,先到庙中进香,才能得佛神保佑。乾隆帝有时在山上住夜,第二天起来必早,看东方日出,那梁诗正、纪晓岚、和坤一般亲信大臣,常得陪奉。山下一座大屋,上下九间,名文津阁,是分藏《四库全书》的地方。正是:御苑满地皆春色,皇家无处不文章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