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回

 

嘉郡王参观欢喜佛  乾隆帝娱乐如意洲






  话说那文津阁西面有平台一座,高与檐齐,四围丛桂成荫,是皇帝中秋赏月的地方,官中景色,四时不尽。乾隆帝在里面,好似身在江南一般不二。皇帝每与妃嫔玩笑到厌倦时候,便把公主和太子唤来,父子说笑。又把大臣的子女召进宫去,陪伴太子兄妹二人。而常常被皇帝召唤的,便是和坤的儿子名丰绅殷德,纪晓岚的女公子名韵秋的,他四人年幼无猜,倒也十分要好。有一年夏天时候,皇太子陪着父王在东阁里避暑,见阁下花地上花鹿成群,皇帝想考考皇子骑射的本领,便唤琰拿着弓箭下楼去,须一箭射中鹿头,便赏他金鞍一副。那皇太子奉命,赶下楼去,皇帝倚在楼窗看他,果然这箭正中鹿头上。乾隆十分欢喜,忙吩咐赏他金鞍,和坤的儿子站在一旁,看了十分羡慕,立刻跪在地下,也求皇上试他的弓箭。乾隆帝笑着问道“你也能射中鹿头么?”

  丰绅敬德,一面磕头,一面奏道:“小子不但能射中鹿头,且能射中鹿眼。”

  乾隆帝原是很信任和坤的,如今见和坤的儿子有如此的本领,又看他面貌俊秀,更为欢喜他,说道:“你果能射中鹿眼,朕不但赏你金鞍,还要招你做附马呢。”

  和坤站在一旁,只怕儿子疏失得罪,正要拦住,后听说皇帝要招他做驸马,他便不好阻拦,忙替儿子跪下来谢恩。侍卫官送上弓箭来,丰绅敬德接过就走下楼去,正有一群花鹿,从树林里走出来,只见他弓开满月,嘣的一声响,一支箭直飞出去,那面一只牡鹿眼上着了一箭应声而倒。此时楼上楼下有许多妃嫔宫女看着,只听得一声娇声喝好,侍卫把射倒的这只鹿,献上楼去。那皇帝看时不偏不倚,果然正中鹿的右眼眶内,乾隆帝说声好,吩吩赏他金鞍一副,叫他陪着皇太子到柳堤上去骑马玩耍去。这时皇太子见丰绅敬德,胜过了他,心中便觉不快,因此便恨和坤父子二人。现父皇发命,他不敢不依,便懒洋洋地和丰绅敬德走下楼去,这里和坤和乾隆帝,谁也不知皇子的心事,乾隆帝见他二人下楼去了,便把孝固伦公主唤出来,吩吩她拜见和坤,慌得和坤还礼不迭。那乾隆帝,便把公主的亲事,当面说定了,和坤也不好推辞,只有磕头谢恩而已。从此满朝文武,知道和坤与皇上做了亲家,谁不趋奉他,但是这时孝固伦公主,年只十四,还不曾到下嫁的年纪,那皇子已有十六岁了,和坤见乾隆皇帝颇怜爱皇子,他也常常在皇帝跟前称赞皇子如何英武,如何贤德,便有左右内监们,悄悄地去告诉了皇子,那琰听了心中非但不欢喜,他还恨着和坤说道:“和坤是下贱出身,只知讨皇上的好,顾自己的禄位。”

  这时琰除习学骑射外,还拜兵部侍郎奉宽做师傅,讲读经史。十三岁已读完了五经,又跟着侍讲学士朱佳学文和古诗,跟着工部侍郎谢镛学今体诗,读得满腹的诗书,却也很明白事理他和汉学士刘统勋最好。这刘相国是正人君子,最恨和坤,他常常与琰说起和坤如何贪黩,如何奸险,因此更瞧不起和坤。现因丰绅敬德比箭胜过他,越发把和坤父子二人痛恨。琰是胸中有城府的人他见和坤,脸上依旧是十分和气,和坤也不曾知觉,还一味地捧着这位皇太子。这时恰巧快到了乾隆皇帝万寿的日子,那满汉百官,先期赶到热河来的固然很多,还有那内外蒙古的部主,朝鲜、西藏、郭尔喀、安南、缅甸、暹逻各国的国王,各带了家眷侍卫们到行宫里来,准备拜寿。此外还有俄国、英国、法国、荷兰国,各国的使臣,也来代本国国王道贺一时这热河地方,人拥马挤,十分热闹。乾隆帝派和坤做领班大臣,在外面替皇帝照料一切那和坤终日和这班外臣周旋着,那班外臣谁不要讨他的好,暗地里金银珠宝,不知送了多少内中有一个内蒙古小部主喜塔拉,与和坤最知已,和坤知道喜塔拉有一个格格,生得十分美丽,他就去做媒,奏明乾隆帝,说那格格如何贤淑,如何美丽,请皇上选配给皇太子做妃子。皇帝原是听信和坤的话,一面照例打发了两个保姆去验看喜塔拉的女儿,那保姆把这位格格领到秘室里,卸去衣服,从头颈面部看起,直看到下身,果然是骨肉停匀,肌肤白嫩。验毕回宫复旨,皇上下谕行聘,把喜塔拉氏聘为皇太子的妃子。又把皇太子加封为嘉郡王,乾隆帝又怕嘉郡王年幼不懂得人道,便领他到喇嘛庙内秘阁里去,那塑着的美人,解开衣襟,上身下身看过,又领他去看殿里的欢喜佛,此后便成了清宫的例规。凡是太子大婚必要领他到热河宫里去看欢喜佛,那嘉郡王平日和那班文学大臣亲近,颇懂得读书,举动也文雅,性情也方正。自从这一次游过喇嘛庙以后,不知怎的,他和一个汉章京姓侯的小姐好上了,两人常常背着人幽期密约,暗去明来。后来给侯章京知道了,索性把女儿悄悄地送进郡王府去,嘉郡王把她藏在府里,朝夜寻欢,合府的人都称他侯佳氏。后来郡王娶了喜塔腊氏以后,把侯佳氏封做莹嫔。那时还有一个汉女选进宫去的刘佳氏封诚妃,一个钮钴禄氏封贵妃,这都是后话。如今且说乾隆帝到了万寿的这一天,在万树园里,受内外臣工的祝贺。这时热河行宫里的热闹,自不在话下。热闹了三天,乾隆帝这时忽然又想起了一个新鲜玩意儿来。他到了热河,虽新收了许多妃子,内中要算喀喇沁妃,和塔固妃,最宠爱的了。后来他见各部藩王带来的女儿,都打扮得异样风流,尤其是那西洋女子,长得天然白净,风度翩翩,皇帝不知不觉厌弃自己的妃嫔了,便暗地里授意给和坤,说中国皇帝,受万方女子玉帛的供养,如今玉帛有了,独少那女子,如今朕须选几个外藩的女子进来,养在行宫里,朕早晚和她们盘垣着,也可以采风问俗。和坤受了这个旨意,格外高兴,回相府去,和他的亲信幕友计议着。那幕友便献计,先派人到四处去采选外藩秀女,一面在行宫里,建造起一座列艳馆来,不到半年工夫,那房屋也造成了。美女也送到了,皇帝在如意洲里,召见各美女。如意洲原是乾隆和妃嫔寻欢乐的地方里面有一座镜厅,四面嵌着落地大玻璃镜,人走在里面,照在镜上,立刻化成了十多个影儿皇帝在这里面看美女,那班美女,有的从蒙古选来的,有的从满洲选来的,有的是从朝鲜选来的,有的从准喀尔选来的,有的从回部选来的,有的从西藏选来的,有的从日本选来的,有的是从琉球选来的,有的是从安南选来的,有的是从缅甸选来的,有的是从暹逻选来的,有的是从南洋群岛选来的,也有从印度选来的。一共是十三处地方,每处两位美人,一正一副,皇帝一一传到御座前去,细细赏识一番每唤进一个美人来,由宫中的管事妈妈,上去解开她的衣襟,搜检一番,才许她走近御座去又有领班的保姆教导她跪拜的礼节。那班美人,也有浓脂艳粉的,也有淡妆素抹的。她们初近天颜,都有些羞怯的样子,皇上却和颜悦色地问她们的话,有不懂话的,由通事女官,在一旁传话。皇帝看到合自己心意儿的美人,便亲自伸手去扶她起来,拉近身去,看她的手脸。内中有一位日本美女,名千代子的,长的柔媚妖艳,一个印度美女,长得俊俏活泼,一个西洋美女,长得白腻苗条,最叫人看了动心。当夜皇帝便把三位美人留下了,在如意洲中一连七天,不放出来,后来圣旨下来,封西洋美人为列艳馆第一妃,千代子是第二妃,印度美人是第三妃。后来皇帝独幸第一妃三天,才到列艳馆去,遍幸诸美女。讲到那列艳馆,又称鱼台行,宫里面造着十几座院子,每一座院子,住着一处的美女,中央造着赏艳行宫。皇帝每天住在赏艳行宫里,把那各处的美女,一个一个轮流着,传唤进去临幸。每临幸一个美女,仍照着宫中旧例,把那美女上下衣裙脱下,那管事太监,拿一件大氅,把美女的身体一裹,背到御榻前,揭去大氅,那美女投身坑上,从皇帝御足边爬上去,并头睡下。内中有几个美女不惯的,只因害羞,便悄悄地去吊死在院子里。管事太监奏明皇帝,把尸身背出去,便在园后面葬了。有时皇帝高兴,便亲自到院子里来看望美人,那院子里的装潢完全依着美人在家乡的格局,有时美人们想起家乡的食品器物,和坤便打发驿卒,千里万里外去,采买回来。皇上最爱到第二妃院子里去,那院子纸窗木屋,纤洁无尘,进门便是坑,一走进屋子,便脱下靴子,倒在坑上,拉着那千代子,什么都玩了出来。后来给第一妃知道了,心怀怨恨,她觑着皇帝不在院中的时候,赶过去揪住千代子的头发,两人在坑席上厮打起来。宫女们急报与皇帝,乾隆亲自来喝住,又拉着第一妃的手,到她院子里去住宿。那第一妃的院子,一式西洋装扮,第一妃又亲自做着菜,孝敬皇帝吃着,别有风味。正是:欲谈天宝当年事白发宫人说不清要知后事如何情形,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