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1952年:黎明的颤栗




“照吧,照吧,让后人受受教育……”

                    ——张子善1952年2月10日临刑前

  刘青山永远忘不了马加什·拉科西温暖而坚定的栗色眼睛,在民主德国举行的世界青年联欢节后,中国代表团访问了匈牙利,在布达佩斯度过了愉快的几天。那位秃头、矮个儿、体形刚劲有力的匈牙利社会主义工人党第一书记走进中国代表团聚集的大厅里,同迎接他的中国同志拥抱。拉科西同志越走越近,刘青山和中国代表团成员们使劲拍着掌,手都拍得麻木了,他身边的一位景颇族女同志甚至欢喜得直掉眼泪。刘青山早就听说过传奇英雄马加什·拉科西的名字,真心地爱戴着这位“喀尔巴阡之鹰”,为他的到来感到激动和幸福。是啊,全世界爱好和平,祟尚进步的青年们谁不知道拉科西的名字?匈牙利最伟大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最著名的反法西斯战士、工人阶级的最优秀代表,他在霍尔蒂法西斯法庭上的英勇表现丝毫不逊色于当年“国会纵火案”中的季米特洛夫。50年代初期的中国干部和共青团积极分子们都读过一本名为《马加什·拉科西在法西斯的法庭上》的书,拉科西雷霆万钧般的宣告激荡着他们的心胸:“自由属于人民!”

  这位平时只能在书刊上、新闻影片里、天安门群众游行时高举的画像里才能出现的人活生生地站在了刘青山面前,刘青山屏住了呼吸,凝神注视着这位“斯大林最好的学生”的一举一动。他有点诧异地发现,伟人的个头比他想像的要矮得多,面貌也并非肖像上的那般英武,双眼分得过宽(这令刘青山联想起河北农村的一种说法:这种长相的人,不是呆子,就是人精)。爱好梳妆、衣着考究的刘青山还注意到:第一书记的西服虽然质地不错,但做工却很一般。他刚刚看过一部匈牙利的喜剧短片,该片讽刺了工作中的不负责行为,一个吊儿郎当的服装厂工人,漫不经心地对待装钉钮扣的工序。他自己因此而自食苦果,在舞会上为了遮掩他那条绷带断裂、随时就要脱落的裤子,只好掐着腰蹦蹦跳跳,这令他的女友感到气恼,忍无可忍中,女友离开了他。于是那冒失鬼张皇失措地扬起手臂:“亲爱的,回来!”裤子猛地滑落至脚背,舞会里一片惊叫。但是,为什么从拉科西同志的着装上产生如此般可怕的联想?刘青山暗想:这未免太不恭了而且……简直就是一种罪恶的念头!于是,他的脸上挤出些更加热切的笑容,伸手抢着去握拉科西同志的手。

  在热烈的气氛中,拉科西同志讲话,大意是:本届世界青年联欢,出现了许多动人的故事。如一位奥斯维辛集中营里生存下来的法国小伙子,找到了难友的妹妹(在波兰);一位来自黄金海岸(加纳)的年轻乡村医生想提高技艺,而殖民者却对他的热情抱以冷漠的态度,所以聚集在布达佩斯的中国医生、苏联医生为他专门开办了短训学校。当然,匈牙利人民也是一个具有想像力的民族,他的民族有很多传奇,比如牧鹅少年马季(听众大笑、鼓掌,他们刚刚看过这部影片)。拉科西同志接着说:“不过,今天最富有传奇性的故事属于伟大的中国,在场的所有姑娘和小伙子都是真正的英雄,我为你们感到自豪(热烈的鼓掌)。”

  在兴奋和欢乐的气氛中,拉科西同全体中国同志合影留念。合影之后,中国青年纷纷围拢拉科西,请他签名。不知为什么,平时爱出风头的刘青山没有挤上前去,他的心情非常不好。但是,活跃的拉科西还是注意到了这位身材魁梧、两眼炯炯有神的年轻人,拉科西开口说话了,他指着刘青山:你,很像匈牙利古代的武士。

  所有的目光集中到刘青山身上,刘青山被簇拥到拉科西面前。中国代表团负责人笑着介绍说:他叫刘青山,是河北省石家庄市委副书记。15岁就参加革命的红小鬼。匈牙利人发出惊叹的声音。拉科西眨巴着栗色的眼睛:唔,看来今天我们得请你给我们签名了。在场的人又一次鼓掌,大笑。刘青山慌里慌张地想掏出他的派克金笔,掏了半天,才把笔塞到第一书记温暖的手里,拉科西飞快地为刘青山签了名。签名之后,第一书记拉科西显然意犹未尽,他示意匈牙利记者为他和这位中国“红小鬼”拍一张合影,他站得挺直,紧靠着刘青山,毫不掩饰他对这位中国人的好感。末了,他回过头来,坚定的眼神凝视着刘青山:我相信毛泽东时代会造就出更多这样的特殊材料制成的杰出青年。拉科西环视着所有的人:让我们为毛泽东时代而祝贺吧。

          ※   ※   ※   ※   ※

  这是去年秋季的一个镜头,极端自负的刘青山不知道,那一次戏剧化的场面竟然是他生命中的最后一次荣耀(至少当时人们普遍是这样认为的,长眠于九泉之下的刘青山水远不会知道:4年以后,拉科西因粗暴破坏社会主义法制而被开除出党,在苏联中亚地区度过了他凄凉的晚年)。现在看来,也许这是一次征兆,是刘青山革命生涯中的最灿烂的亮相。在这次会见的十几天以后,国际列车穿过西伯利亚大干线,进入了中国国境。虽然刘青山并不知道这时他的问题已被揭露,张子善也在河北省“三反”部署大会上被当场宣布逮捕,但他还是从车厢里的广播新闻中感到了国内不寻常的气氛。终于,在列车驶进天津站时,面色严峻的河北省委干部和公安人员在月台上等待着他。

  至于那位拉科西同志是否听说刘青山最后的命运,我们已经不可得知了。不过我们可以猜测:那位老人听到这个消息一定会叹息不已的。但是,有理由相信:枪决刘青山等人,丝毫不会影响毛泽东在拉科西心目中的伟大。

          ※   ※   ※   ※   ※

  刘青山、张子善贪污案前后,有许多令人感叹的细节。当时的天津行署副专员李克才(也是刘、张的副手)屡次规劝未果,向河北省主要领导反映了刘青山等人的问题。谁料,这位主要领导竟不以为然,摆摆手让李克才不要再说下去:“刘青山吸毒,我知道,累出来的毛病嘛!何况他现在已经改掉了。小李呀,你要注意与老刘和老张搞好团结……”据说这位领导后来私下里还说:“卖主求荣,不好!”领导冷冰冰几句话使李克才挽救刘、张的希望破灭了。于是,去年的11月21日,在中共河北省第三次代表大会, 李克才在会议讨论的第一天站起来,向与会的824名代表大声揭发了刘、张的罪行,引起全场轰动,在当时,李克才此举是相当冒险的,因为会议后有人断言这是一种反党性质的行为。但正义终究取得了胜利。

  面对新中国第一贪污案的材料,毛泽东陷入了沉思。考虑到他们在战争年代出生入死,有过功劳,有人提议:是否可以刀下留人,给他们一个改造的机会。而毛泽东说,正因他们俩的地位高、功劳大、影响广,所以才要下决心处决他们。只有处决他们,才可能挽救20个,200个,2000个甚至20000个犯有不同错误的干部。于是,领袖大笔一落,贪污元凶人头落地。

  本年度2月10日, 公审刘青山、张子善大会在保定举行,两万人参加了大会。会上,河北省副省长薛迅代表省政府宣布了刘、张的罪行。据查,刘、张二犯在资产阶级思想的严重侵蚀下,利用职权、盗用飞机场建筑款、救济水灾区造船贷款、河工款、 干部家属救济粮,总计达171.627多亿元(旧币,下同),用于经营二犯秘密掌握的“机关生产”,他们勾结奸商,从事非法经营活动,使国家损失达21亿元。1950年到1951年春,在兴修潮白、永定、大清、海河等工程时,他们将国家发给民工的好粮出卖,换成坏粮,抬高民工食品价,先后剥削及窃取折旧费共22亿元。使民工因食品恶劣、劳动过度病残或死亡多人,民愤极大。刘青山、张子善将盗窃和非法经营所得大肆挥霍浪费,生活奢侈腐化,刘青山甚至堕落到吸食毒品成癖。1950年下半年,刘青山用公款从香港购进两部小汽车,一辆留给自己(调离时拒不上交,带到了石家庄市),另一辆送给了别人。不到半年时间,刘、张二犯贪污挥霍达3.78多亿元。其中刘青山为1.83亿元,张子善1.94亿元;刘、张二犯已经堕落成革命事业的无耻叛徒,河北省高等人民法院依法判处二犯死刑,立即执行。

  听到死刑的判决后。刘青山周身一额,张子善则触电般地双膝一软。列车在大街上缓缓行进,街道两边站满了群众。刑场上寒风凛冽,远处的学校里传来歌声:“前进!我们新中国的青年……”而摆在刘、张二人面前的是两口醒目的紫红棺材。一位省委干部向他们宣布中央指示:一、子弹不打脑袋,打后心;二、枪决后妥善安葬,棺木公费购置;三、家属不按反革命家属对待;四、子女由国家抚养。中央指示宣读后,两人终于开始放声大哭。省委干部也露出不忍之色,摆摆手说:“去吧……”。临刑前,张子善感觉到记者的照相机对准自己时,呜咽着说:“唉,照吧,照个相吧,最后一张了,让后人受受教育……”刘青山则长出一口气,眼圈发红,将脸扭向一边。张子善又嘟囔道:“枪毙我一个人吧,枪毙我一个人吧……”刘青山大喝一声:“孬种!”这时候,他也许想起了布达佩斯的戏剧性场面?——直到临死,他的身子跪得板直。

                年度记事

           ★ 开展“三反”“五反”运动

  1月1日,毛泽东在中央人民政府元旦团拜会的祝词中说:“我还要祝我们在新开辟的一条战线上的胜利,这就是号召我国全体人民和一切工作人员一致起来,大张旗鼓地、雷厉风行地,开展一个大规模的反对贪污、反对浪费、反对官僚主义的斗争,将这些旧社会遗留下来的污毒洗干净!”这是一个不同寻常的声音,它标志着共和国第一次反腐败斗争轰轰烈烈的开始。

  1月12日, 《人民日报》发表社论,指出贪污大体有以下几种:——出卖财政情报,如税则税率的变动,拍卖物资的底价等;勾结奸商盗取国家资财;造假报告,假单据,骗取国家资财,利用职权,敲诈勒索,包庇走私漏税;受贿赂吃回扣;侵吞公款,据为已有,挪用公款公物,从中牟利等。

  1月26日, 中央发出指示,开始在城市工商业者中开展反行贿、反偷税漏税、反盗窃国家财产、反偷工减料、反盗窃国家经济情报的“五反”运动。

               ★ 上海的斗争

  中国最大的工商城市上海成为“五反”运动的漩涡地带,奸商们为了遂其私利,用尽了各种罪恶手段,如用腐烂棉花做成“急救包”,高价卖给志愿军,把不能用的汽车零件卖给志愿军,用坏牛肉做成罐头,用发霉的面粉做成饼干;在咸菜里掺砂子,等等。更为恶劣的是,奸商们居然对揭露他们罪恶行径的人进行暗害。上海铁路局麦根路货栈巡守组组长于春根就是奸商们报复的对象,奸商们一开始为收买于春根,不仅送去钞票,还有火腿、衣料等物,遭到于春根严辞拒绝。奸商们又恼又恨, 三番五次想害死于春根。有一次,奸商用一辆卡车撞断了于春根4根肋骨,阴谋被揭露后,于春根的光荣事迹传遍了上海。

  本年度,专政机关对气焰嚣张的奸商实行严厉打击,五毒俱全的不法资本家王康年被判处死刑。

               ★ 英雄辈出

  据朝鲜人民军最高司令部和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 部发表的联合战绩公告说:战争爆发以来,朝中军队共毙伤俘敌66万余名,其中“联合国军”31万人,李承晚军队近35万人,击落击伤敌机7300架,并缴获大量物资。本年度涌现出一大批如黄继光、邱少云、罗盛教、杨根思为代表的国际主义战士。黄继光是迄今为止,我军历史上唯一获“特级英雄”殊荣的士兵(另一名特级英雄是彭德怀元帅)。本年10月20日,黄继光跟随部队一起反击敌人。途中,敌人的地堡封锁了前进的道路,他对指导员说:“我去炸毁它。”当黄继光接近第四个地堡时,他身边的两名战士已经牺牲了,黄继光也中弹栽倒了。当枪炮声再次惊醒黄继光时,他用力支起上身,奋身一跃,用胸膛堵住了枪眼,扫除了前进的障碍。

            ★ 省市建制及大机构调整

  全国原分30个省、12个直辖市、5个行署区、1个自治区、1个地方、1个地区。本年11月15日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第19次会议通过《关于调整省区建制的决议》决定:撤销平原省,其行政区分别划回山东、河南、河北三省,撤销察哈尔省,其行政区分别划归山西,河北两省;撤销苏南、苏北行署区,恢复江苏省,南京直辖市改为江苏省辖市,撤销了皖南、皖北行署区,恢复安徽省;撤销川东、川西、川南、川北行署区,恢复四川省。19次会议还决定,大行政区人民政府(军政委员会)一律改为行政委员会,作为中央人民政府的派出机构,会议还决定增设国家计划委员会等机构。

               ★ 新的工资制

  本年8月1日,政务院通过了《关于颁发各级人民政府供给制人员津贴标准及工资制工作人员的工资标准的通知》,此《通知》从8月7日起施行。各级人民政府供给制工作人员津贴分为29级,并实行工资分制。最高如国家主席、副主席工资分为1006分,最低区、县勤杂人员(29级)为85分。每一工资分所合实物的种量与数量,一般地区均应为:粮食0.8市斤;白布0.2市尺,植物油0.05市斤,食盐0.02市斤,煤2市斤。据有关资料显示,毛泽东主席月工资标准是300万元(人民币旧币),折合成植物油50市斤。

            ★ 中国作家获斯大林文学奖

  本年3月15日, 苏联部长会议作出以斯大林奖金授予1951年文学艺术方面有卓越成绩者的决定。中国作家获奖的有丁玲的小说《太阳照在桑乾河上》(二等奖),贺敬之、丁毅的歌剧《白毛女》(二等奖),周立波的小说《暴风骤雨》(三等奖)。

              ★ 张资平的命运

  根据《惩治汉奸条例》被判处有期徒刑的张资平,在国民党政府溃逃前获释,赋闲在上海寓所。张资平早年曾是“第三党”(即农工民主党)的重要领导人,还是邓演达的政治秘书,他幻想着能够通过这一层关系得到昔日党内同志的帮助和人民政府的任用。上海市政府一位农工民主党的副市长曾接见张资平,严肃地告诫他:要认真反省过去的罪恶历史,洗心革面,争取宽大处理。张见钻营无望,又致信上海市教委,要求去华东师大教书,未果。1951年,某省到上海招聘师资,张资平隐瞒了历史,领到了一笔派遣费,但不久便被群众揭发,张资平受到严厉训斥,取消了派遣资格。随着镇反运动的深入,张的历史罪行再次被司法机关追究,本年张资平被逮捕,判处有期徒刑18年,押赴安徽某劳改农场劳动。数年后,张资平在劳改农场病死,这位当年上海滩红极一时的“三角恋爱”作家,仅次于周作人的第二号汉奸文人,寂寞地了结了他的残生。

             ★ 抗议处死罗森堡夫妇

  12月27日,中国人民保卫和平委员会等14个团体发表声明,抗议美国联邦法院判处罗森堡夫妇死刑,指出:这一判决是美国政府迫害进步人士的悍然行动,旨在煽动反苏的歇斯底里。

  罗森堡夫妇是犹太人, 供职于美国原子能研究机构。 联邦调查局指控他们从1944年起便向苏联提供原子弹情报,严重危害了美国国家安全。联邦法院于本年判处这对夫妇死刑,并于1953年用电刑处死了被告。

  罗森堡夫妇案件是冷战时期的焦点新闻,被美国舆论界称为“我们这个时代最轰动的案件”,全世界所有的人民民主国家和左派力量都参加了援救罗森堡夫妇的行动。
  ------------------
  
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